清影

爱叶修修一辈子!
鼬佐/苍井翔太佐藤流司love

GOR叔:

[授权汉化]

 

心脏骤停knockdown——强势占据魅力区间

脸蛋天才的聚会!奉上最高级的眼球净化

呼吸急促也可以被原谅🙏🙏

第一弹合集http://kurokenma.lofter.com/post/1cbe777d_112e211e

eda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eeeeedaaaa

微博也感谢大家转发了——<<<<

GOR叔:

[授权汉化]昨天忘了发 …!!

<刀种逆转①> 

是,原子弹。

造成婶心休克的元凶刀刀!!!

让人无法夫吸Legend刀种逆转 [1/2] 

全方位取向狙击——

之前的太零散了,整理下做了合集,下周发第二弹(brrrr

eda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eeeeedaaaa

【王叶/喻叶】姿势[生贺][一发完结]

Rosewater🌹:

千歌生贺 @草草草鱼💦 差点就……过时间了……


王杰希X叶修


喻文州X叶修


原著/AU背景皆有


有伪SM,荤话,各种没底线色气【x


从h三十题里选了一些写,好心塞,我最近好像真的没有污力更肉了












他果然给我404了【不老歌】【等下会放微博小号】


微博也可以看:走这里












【震惊!】国家队全员老龄化竟是因为……

日貅:

——新入了全职坑,撸了个神经病产物,给撸否除除草。


——OOC预警!慎入!前方太极宗师喻文州出没!不是很黄的黄叶,互相嫌弃直男组!


——保温瓶梗来自微博!


 


叶修是被颠醒的。他把头从前排椅背上仰回来,闭着眼睛去摸烟,没有。他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刚刚披着的国家队外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老头衫。
胸口正中印着几个字:
夕阳红老年旅行团。
背景是一轮夕阳,和一群手拉手的老头老太太。

——哦,旅行团啊。国家队什么时候搞的这种活动安排……
——等等,神他妈老年旅行团!


“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半个世纪以前的霸图俱乐部旧址。从这边窗口望出去,有一条小路,是当年韩文清晨跑的地方,路口还有两个深深的脚印,我们可以想象这位霸图队长钢铁般的意志。当年的霸图粉丝亲切地称它为——韩文清小道……”
“噗……咳咳咳!”
“叶大爷,您没事吧?”导游小姐问。
叶修一边咳,一边摆了摆手:“没事,你继续你继续。”
这时候后座伸过来一只手,抓着他的领子,拉了拉。
“这什么情况啊老叶?我们刚刚不是坐大巴回酒店吗,这是哪儿?我靠怎么还听到了韩文清的名字,这个梦这么恐怖的吗……等等你这是什么打扮哈哈哈哈哈。”


“少天,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您老人家今年贵庚?”


“什么贵庚!我还在职业黄金年龄当打之年好不好你这个大龄退役选手!”
“那恭喜你,你也穿越了,”叶修说,“我说少天,你说话的时候就没发现哪里不对?”
黄少天趴在椅子背上,坚持嘲笑他:“哪里不对,很对啊,夕阳红老年旅行团哈哈哈哈很适合你啊,不行我得拍个照留念一下,来来来茄子~”
他勾着叶修的脖子,从裤兜里掏出个手机,两个人头挨头,自拍模式一开。叶修很配合地笑了一声。下一秒黄少天的手机就哐当一声砸到了地上。
“等等……我门牙呢?”黄少天惊呆了。
“对啊,你门牙呢?”叶修说,“你刚刚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漏风。”
他想了想,又安慰了一句:“我算了一算,你都快八十了,高寿啊,少天大大。”
黄少天不说话了,在后面哐哐哐地撞椅背,像一只悲痛欲绝的啄木鸟。

“待会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穿过霸图的铁门,就能看到另一个著名景点,对,就是当年叶神被扔矿泉水瓶的地方,现在被改建成了许愿池……”
叶修感叹:“仇恨的力量啊……”
“时隔半个世纪,我们仍能闻到硝烟弥漫的味道。体力不错的大爷大妈,待会可以选择一号线路,有专门的地陪带大家翻过铁门,感受一下当年叶神是怎样被霸图粉带着狗追了三条街的……”
叶修听得心有戚戚焉,一边摸索身上的口袋,试图摸出一根烟来。这时候,他胸口突然传来一阵震动,他伸手进去,顺着脖子上的挂绳,叮铃哐当掏出来一大串东西。
君莫笑的账号卡。角上穿了个洞,和公交卡串在一起。
防走失的老年铭牌,刻了一长串地址和号码,附证件照一张。背面还有一串狂躁的大字:他,没错,就是他,如果突发老年痴呆走失了的话,请联系我!必有重谢!
还有一部老年机。一闪一闪的,连着收了好几条短信。他刚戳开,电子音已经一个字一个字大声读了出来。



——到哪了?
——发件人:韩文清。


——我来接你们。晚上别住酒店,住我这。
——发件人:韩文清。


叶修飞快地回过去:“呦,老韩,这么热情?”又补了一句:“比你年轻那会儿热情多了。我们在韩文清小道等你。”

自由活动的时候下起了雨。叶老修和黄老天并排蹲在霸图的铁门下,面面相觑。
“怎么不说话?”叶修说,“不要自卑啊少天。”
“自卑!靠靠靠靠靠怎么可能!你笑什么?你还笑,不是吧老叶,你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能不能正经点?难怪这把年纪还是条老光棍……”
“我笑了吗?我没有。”叶修说,“哈哈哈。”

两个人在凄风苦雨里互相伤害,铁门上的条幅被吹得鼓荡起来。
——欢庆荣耀开服六十周年。

大雨之中。
韩文清来了。
走过来的,撑了把伞。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叶修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段话。
——那天,霸图的雨下得好大好大,那个韩文清,提溜个保温瓶,却向我走来……
——等等,保温瓶?
想不到曾经的钢铁硬汉韩文清,也被岁月压弯了腰,保温瓶里装的仿佛不是水,而是时代的眼泪……


“是铁皮枫斗吧?”叶修问,“预防肿瘤抗三高,我爷爷喝的那种。”


“明明是冬虫夏草,”黄少天说,“老叶你别高兴得太早,这保温杯你也有一个,刚刚放在扶手上,我看到了,荣耀六十周年纪念品,杯盖上还刻了你的名言,什么荣耀,再玩六十年也不会腻……”


“我说的?”叶修说,蹲着招了招手,“老韩!看这里!”


韩文清的视线转过来了。


黄少天用手肘捅了叶修一下:“老韩那是你能随便叫的吗?要尊老爱幼,叫韩老。韩老,气色不错啊,看这头发,两鬓还是黑的,油光水滑,多显年轻啊。”



“你们两个,伞都不带,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韩文清眉毛一拧,“黄少天,你在念叨些什么?听不清。”


他臂弯里还搭了把长柄伞,撑开来,恰好把两人结结实实地罩住。


“车马上来了。”韩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表,说,“等上了车,立马把头发擦干,这个年纪不能任性。”


 


“老韩上了年纪,怎么压迫力更强了,就这么会工夫,车都叫好了,”叶修压低声音说,“怎么说的来着,老而弥辣。”


“说不定一会就来一辆豪华卡车,下来一车西装男,毕恭毕敬地给他开车门,叫他爷爷,”黄少天也捂着嘴,推测道,“大娃二娃三娃,起码有七个,拳头捏起来比大漠孤烟的还大,还得有个性感混血老太太,搂着他胳膊,喊他达令~对吧对吧对吧老叶。”


“胡说八道。”韩文清说,“来了,待会刷我的卡。”


“不得了了,我们老韩这个……”叶修歪了下脑袋,想了想,一面呱唧呱唧给他鼓掌,“这个男友力,就像沐橙看的那个连续剧男主一样。”


 


 


下一秒,五百二十九路公交车进站了。


“滴,老年卡。”


“滴,老年卡。”


“滴,老年卡。”


韩文清连着刷了三次卡,回头道:“还愣着做什么?上车。”


司机师傅扭头看了他一眼,把档一挂,大喜道:“韩师傅!您来啦?有阵子没见您坐公交了,嘿,上次那个扒手,得亏您下手快,脸一黑,那小子钱包就掉地上了,两条腿弹琵琶似的。反扒的技术,不是我吹,十个便衣都顶不上您老人家一瞪眼。最近还好吧?”


韩文清点点头:“还好,在地铁那边帮忙呢。”他回过头,看到叶修和黄少天那满脸难以言喻的表情,问,“怎么了?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叶修搓了搓脸,道:“不怎么不怎么,老韩你这发挥余热,挺好的。”


黄少天捂着嘴疯狂摇头,脑门上简直具现出了一排“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说”的文字泡,又跟着叶修的话连连点头,仿佛一台失去了播放功能的点读机。


 


——在反扒圣手韩文清面前,连黄少天都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当然,也可能是那些消失的牙齿,把他的勇气一起带走了。


 


叶修一眼就认出了韩文清的家。


因为张新杰就坐在门口,穿了件烟灰色的羊绒背心,内衬一件白衬衫,扣子一路严谨地扣到领口。


金丝边眼镜。一丝不苟地架在鼻梁上。


一顶羊绒软帽,压住鬓角。袖子折起,一扣,恰露出腕表。


膝上一份报纸,被压得妥帖平整,手边一个搪瓷杯。


看起来特别老干部。


还是那种丧偶多年鳏居至今洁身自好常常去老年活动室吟诗一首歌颂祖国华诞的老干部。


虽然他膝上摊的还是一份电子竞技报。


老干部张新杰用指节抵了抵眼镜,又把报纸叠起来,抹平。


“这班车是应该是四点十五分到,迟了一分钟。”张新杰说。


 


叶修松了一口气。


这个张新杰,尚在意料之中。


好像五十年后的张新杰,就该是这个样子。


连老都老得精确到秒,这个男人果然不容小视。


 


“你的表不是昨天就停了吗?”韩文清问。


张新杰无奈地点点头,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天蓝色哆来a梦卡通表。


“我孙子的。”


 


“其他人都到了?”韩文清问。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回答,屋里又慢吞吞溜达出来一个人,手里不紧不慢地转着一对铁核桃,一身太极练功服,斜背一副太极柔力球拍,脚步很轻,看起来随时要来一套八八六十四式八卦连环掌。


黄少天一见他,就震惊道:“队队队长?!!!”


太极宗师喻文州微笑了一下,随手把球一抛:“少天,叶修,你们到了。”他脚下轻轻一踏,两手平推,抓住了黄少天的手,手指一弓,眼看就要来个十指相扣。


黄少天惊得话都不会说了:“队队队长你怎么了?老叶你看队长,五十年不见他居然这么给里给气了,学太极难道都不能让他平心静气了吗!”


喻文州手掌一切,一套引进带空,如行云流水一般:“少天,好久没跟你练过推手了,看来你是疏于练习啊。”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被他带了个圈:“队长你醒醒还记得你是个术士吗!!不对我堂堂剑圣走的可是唯快不破的路线好吗,靠靠靠不行我手腕扭到了好疼!嘶!”


“平心静气,少天。”喻文州微笑。


 


黄少天表示他不能。


喻文州收回手,又给他补了一刀:“少天,一段时间没见,你……嘴怎么瘪了?”


黄少天如遭雷击,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瓮声瓮气道:“谁?谁瘪嘴?”


喻文州温声道:“看样子不光掉了门牙,大牙也掉得差不多了吧?得给你准备点软糯的东西。”


完了完了,他的亲队长已经变了,变成一个比叶修还野的野男人了。
这么多年,物是人非,只有喻文州补刀的手依然稳定。


黄少天痛苦地想。


“啧,文州,你这刀捅的,捅在儿身,痛在父心啊,”叶修摇了摇头,“刚刚就想问了,有烟吗?来一根。”


“抽什么烟!”韩文清回过头来,斥道,“不好好养生,这还需要人教吗?”


叶修举手投降了:“好好好我不抽了。老韩你消消气。”


韩文清眉头一皱,打算再说两句,叶修已经悄悄往后挪了几步,躲到黄少天背后去了。


“我靠,老叶你还拿我当掩护,你先把我从队长手里救下来啊!”黄少天跳脚道。


 


“唔,”叶修思考了两秒钟,还是帮着扔了个嘲讽,“文州,这天气你还带帽子?一个个的,体质有点虚啊。”


喻文州闻言,轻轻往他头顶看了一眼,又跟张新杰对视一眼,表情变得有点奇怪:“你忘了?”


叶修心里一跳,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喻文州没再说下去,眼神里说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感同身受,总之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不,算了,我不听了,你们继续。”叶修当机立断卖队友。


“摸摸你头上的帽子,”张新杰面无表情道,“你忘了吗?战术大师会先秃的魔咒。”


喻文州说:“这可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聪明绝顶……”


叶修:“???真的不是王杰希在饭菜里下了毒吗?”


 


“呦老叶老黄你们来啦!”这时一个声音插入战场,门里刷地出来了几个人,端了张麻将桌,一面向他打招呼。


“张佳乐!”叶修跟着摇了摇手,一面继续眯着眼睛认人,“呦,孙哲平!嘿方锐,过期点心大大!”


方锐远远地啐了他一口:“你才过期!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叶修从善如流:“过期点心大大的好!”


方锐把桌子一扔,就要过来揍他,叶修往后退了两个身位格,开始转移话题:“你们搬个麻将桌,干什么呢?”


张佳乐道:“还能干什么?三缺一,来不来?”


孙哲平往后退了一步,眼疾手快地把方锐扔开的桌子角抬起来,哼笑一声:“你看他跟黄少天那黏糊样,非把三缺一打成五人本不可。喂,老叶,金婚旅行过得怎么样?”


 


一片死寂。


叶修脸上终于出现了空白的表情。


“什么金婚?”


“跟谁?”


“跟黄少天啊。”孙哲平说。


叶修不死心地又挣扎了一句:“谁跟黄少天?”


“你跟黄少天。”张佳乐找准机会赶紧补刀。


 


 


他慢慢转过头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也瞪大了眼睛。叶修闭了闭眼睛,又飞快地把头转回去了。


黄少天怒了:“喂喂喂老叶你这是什么表情,是嫌弃吧嫌弃吧我没看错吧!我靠我还没跳脚呢你怎么敢先嫌弃我!”


叶修慢慢蹲下去,生无可恋脸:“我烟呢?”


“抽什么烟!”韩文清喝道。


“唉。”叶修叹气,在虚空中弹了弹手指,假装在掸烟灰。


黄少天竟然被他抢先一步嫌弃了,失去先手,陷入被动。他很焦虑地原地转了两圈,听到叶修长吁短叹,终于忍不住朝他连着比了两个中指。


“唉,”叶修恹恹地道,“生米煮成熟饭了。未来的我到底在哪一步行差踏错了,想不通,猜不透。”


喻文州疑惑道:“你们出去的时候还蜜里调油呢,回来就这么生分了?五十年之痒?”


黄少天这次终于成功抢答了:“谁谁谁跟他那什么里调什么水乳交啥眉来啥去恋奸情热郎爱如火了!队长你不要凭空污蔑我清白!”


叶修忍不住道:“这时候可以不用自由发挥的,少天。”


喻文州也后退了一步:“唔,少天,你没了门牙语速不要这么快,吹得我有点冷。”


黄少天快被他们联手气死了。


 


他捂着心口道:“你们……这么对待一个老人家,良心不会痛吗?!!”


叶修说:“不会啊。”


喻文州说:“不会啊。”


叶修说:“他没有良心。”


喻文州说:“他也没有。”


黄少天:“你们两个心脏凑合着过行了!”


“那不行,”叶修悠然道,假装抽了一口烟,“我们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啊,少天大大。”


“靠!”黄少天道,“来来来别客气,我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叶修于是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叹气:“可是我觉得你还挺可爱的。”


黄少天:“你说什么?你这个给里给气的人!yougay gay!翻译一下就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用这种有色眼光看我,想让我一辈子帮你抢boss!扫野图!带小弟!刷稀有材料!刷通关记录!还想让我上你!”他哼笑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看透你了老叶!”


叶修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面无表情道:“不,你没有。我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搞上的?造化弄人,想不到,想不到。”


 


张佳乐他们已经搭好桌子斗起地主了,手上牌没停过,耳朵倒是竖得挺高。


“这两人怎么回事?这么有活力,返老还童了?”张佳乐问,“说好的过金婚,难道跑去进修相声去了?”


方锐弹了两张牌出去:“到你了。说不定是搞情趣?不懂不懂,老了老了。”


孙哲平道:“我怎么觉着他们快婚姻破裂离婚了?”


“不是吧这都多大岁数了还闹,”


张佳乐摇头,“丢人呐……对了,王杰希呢?谁打个电话催催?这个点也该到了。”


 


韩文清的电话响了。


“喂?王队?对,是我,什么?被安检扣下了?”韩文清沉声道,“这两天安检查得严,你带了什么?”


他开了免提,那边沉默了片刻,道:“药酒。”


“什么药酒?”


“……王不留行药酒,”王杰希说,“特地托运过来的,在地铁那边被扣了,非得让我喝一口。”


电流音滋滋滋地响了一会儿,韩文清断然道:“喝。”


王杰希说:“英杰,喝。”


高英杰在那头说:“队长,这通经下奶的!”


王杰希可疑地沉默了片刻:“对身体好,英杰,你连老队长的话都不信了?”


“我喝还不行吗……”


 


那头王杰希话音未落,这头韩文清的手机里又插了通电话进来:“喂?楚队?你不是跟苏队跳舞去了吗?”


楚云秀在那头大声道:“我们还有五分钟,不,四分钟赶到,提前知会一声,后面有一大群人追着我们跑呢,韩队,你们家的大门,还牢靠吗?”


韩文清脸色一黑:“出什么事了?这儿治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楚云秀在那头大喘气:“沐沐你跑快点儿——不不不,我们刚刚在小区跳广场舞呢,周泽楷正好到了,全小区的老太太都哗啦啦追着他跑呢,带不动带不动,你们小区的老太太太可怕了——周泽楷你还好吗?加把劲快到了!韩队在接应我们呢!”


“呼——呼——”


下一秒,韩文清家的铁门轰然洞开,三人破门而入,用背抵着门大喘气。


苏沐橙先喘过气来,直起身朝众人挥了挥手:“各位,好久不见啊。”


——周泽楷,老了也是全小区最俊的七旬老汉。


叶修幸灾乐祸道:“祸水啊,祸水。”


黄少天附议:“祸水啊,祸水。”


 


 


不过他们两个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孙翔从屋里捧出来一条横幅,展开,挂在了韩文清家的大铁门上。


——荣耀六十周年回忆展望交流会暨黄少天叶修结婚五十周年纪念。


 


“……后半截可以裁掉的,真的,”叶修说,“大家难得聚会一下,不用特别照顾我和少天的,呃,反正都老夫老妻了,你说是吧,少天?”


黄少天痛苦地捂住了眼睛:“真是太耻了……耻得我都不想说话了,是吧老叶?”


抗议无效。


巨耻的条幅还是被挂在了门口。


“什么?你们不乐意啊?这可是黄少天托我搞来的,还说要加粗黑体,”孙翔说,“这条幅全小区都挂遍了,你们来的路上没看见吗?”


“……孙翔,你变了。”叶修慢慢道,“经历了岁月打磨的你,也变成讨厌的大人了。”


 


说归说,韩文清家的院子里,还是坐了满满一桌人。


张新杰把一本大相册摊在膝上,用记号笔照着名字一个个勾过去。


那是第十赛季联盟选手的一张大合照,套了塑料壳,被保存得很好,平整熨帖,颜色如新,像是拍在昨天。


但那其实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他拧上笔盖,在照片上轻轻扣了扣。


 


叶修接过相册,把它摊平,支起手肘,抵在上面。


“叙旧、伤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在座的各位,在荣耀的世界里,有赢有输输输输输。”说到赢的时候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啪嗒。”


“张佳乐你干什么?”叶修说,“你这是扰乱会场纪律。”


“咳,等等我捡一下筷子。”张佳乐说,腰弯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拍案而起,“我靠这可是霸图的主场,你是来踢馆的吗??要脸吗要脸吗!叉出去!”


叶修被叉到小角落去了。韩文清接手相册,合上。


“叶修说的,也是我想说的。”韩文清说,“过去在荣耀的赛场上,我们是对手,也是队友。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会一起赢下去。”


封面上烫金的荣耀二字熠熠闪光。


 


酒足饭饱,杯盘狼藉。


叶修在角落里喝了点酒,酒气上来,头晕脑胀,看谁都带了点重影。


尤其是黄少天。


黄少天有七个半。


“少天,你的剑影步……收一收。”


“老叶你喝了多少?半杯?不是吧你这是什么酒量?喂你行不行了我看你脸怎么这么红?”


叶修头一歪,有气没力地朝他挥挥手,黄少天跟着歪脑袋,绕他转了半圈。


然后在他身边坐下,也把脑袋枕在自己手臂上,凑过去看他。


“怎么又多了一个黄少天?”叶修说,“一山不容二黄,你退下。”


“???你说谁二黄呢?”


叶修撑着桌子就要站起来,黄少天猝不及防,被他一手肘砸到了鼻梁,嘶了一声就跳了起来。


带翻了叶修的凳子。


连人带凳子。


然后自己重心不稳,跟叶修双双栽到了桌板上。仿佛被一箭双杀的苦命鸳鸯。


 


只听“哐当”一声响,叶修一头撞到靠背上,醒了过来。


他在宿醉的头痛中环视了一圈,天已经黑了。


大巴仍然在慢吞吞地往前开。酒店的大门已经出现在街道的尽头。他身上披着的还是国家队的外套,口袋里是新拆的黄鹤楼。


前排喻文州低着头,在看报纸,能听得到簌簌的翻动声。


后排黄少天的脑袋抵在椅背上,蹭了蹭,也醒过来了。


“老叶,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我跟你说,太可怕了,”他两眼发直,呆滞道,“我梦到我跟你过金婚,你还秃了,我去。队长还非要拉着我打太极拳,他单手能盘两个核桃,还能一口气捏碎,咔嚓咔嚓就成了核桃粉,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这一推手过来我可能会死……”


叶修安慰他:“不会的,最多打掉你一排牙,嘴打瘸。”


喻文州把报纸合上了,回过头来。


“我看报纸上写着,今天是二零二五年,对吗?”他微微笑了一下。


叶修不明所以,叼着烟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喻文州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半个世纪以后的喻文州。”


“五十六年老术士,索克萨尔。”


“五十六年老牧师,石不转。”张新杰推推眼镜说,“喻队你也过来了?”


“嗯。”喻文州点头。


“五十六年机械师,生灵灭。”


“……”


“……”


“……五十五年新人神枪手,一枪穿云。”


“不是吧周泽楷你还学会占便宜了?”黄少天忍不住道,“就是你就是你,还装嫩。我和老叶这种风华正茂新鲜水嫩的新秀都没说什么了吗?”


“叫前辈。”周泽楷认真脸。


“……五十七年魔道学者,王不留行。”


“五十七年的魔术师,好惨,”叶修叼着烟摇头,“这得单身到馊了吧,怎么样,手速上千了没有?”


王杰希看了过来,深沉的大小眼里露出了诡异的光。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他说,“围杀!”


 


——今天的老年国家队,看起来也很没有前途呢!


 


【神经病小剧场】


“少天!”


“啊哈!”


“我给你吟诗一首,你记下来。”


“什么你还会写诗???”


“惜!拳皇剑圣!略输文采!繁花血景!太过风骚!一代天骄,枪王泽楷,年过七十比花娇!”


 


 

【汉化】いろはにとうか・水底の蛍火

Shemuel:

いろはにとうか/ 仙贝与糖果(16P)


水底の蛍火/水底萤火(23P)




作者:十太


翻修:Shemuel


图源1:_米米nice_


图源2:Shemuel






【阅前须知】


十太新刊『水底の蛍火』与旧刊いろはにとうか联系紧密,宜结合阅读。


为了保持译笔一致且对之前另一个汉化版本进行勘误,我重译了いろはにとうか,一并放在这里。


向之前为汉化付出心血的各位太太致以诚挚敬意,并向提供图源的姑娘表示感谢。


所有翻译说明,皆放在最后。































































































插图来源:-EN- AMBROSIA再録集 


















【翻译说明】

1、いろはにとうか/仙贝与糖果


(1)标题


标题指什锦盒中两类干点,叶状「煎餅」与金平糖——分别对应佐助和鼬。


日式煎餅传入台湾后因其读音“Senbei”被音译为“仙贝”,此用法随后广为使用。而中国的“煎饼”与日式煎饼又全然不同,不可直译,故在此就取“仙贝”一词。


老板娘口中的「ふきよせ」为“什锦”意,但因为只是两大类点心的集合,遂译为“仙糖什锦”,也便于对应标题。




(2)游戏







兄弟儿时所玩词语联想游戏。翻译时用“说到x,就联想到x”即可。


重点在于最后一个接龙,番茄——好きなもの——佐助。


「好きなもの」直译,喜欢的东西,后面直接接人,不妥,遂译为“挚爱”。


另外,鼬说完“佐助”就中止了游戏,从画面上看,有“中止”感。但如果翻译上继续采用“说到x,就联想到x”的形式,可能无法体现这种一锤定音的效果。


“说到挚爱,就想起了你。”


想起,非“联想”,自然的真情流露。把“佐助”改为“你”,让佐助无法再接下去。




(3)结尾








サスケ:……迷惑なら、迷惑なら、そう…言ってくれ。そっちの方が、オレもーー


要点在于,「迷惑」怎么翻。


常见译法:麻烦。日本国小人稠,等级森严,要安稳一生,第一要务就是处理好人际关系,即常怀体贴之心「思いやり」,不给他人添乱,不论对方关系亲疏。这和中国传统家庭的“多管闲事型”人情往来完全不同。


佐助加入晓,算不算是给鼬添乱?算。第一,他加入晓前受千夫所指,而这会也让鼬承受舆论压力。第二,他加入晓后还不足以独当一面,势必需要鼬工作、生活、甚至情感上的多方照顾。佐助心知肚明,却仍要追随对方,但他还是会不安,因为怕鼬为此烦恼,怕鼬因此嫌弃他。


那这里能翻成“麻烦”吗?仍然不能。因为文化差异,“麻烦”在汉语语境中并不适用于关系亲密者。那什么表达才比较恰当?


——“累赘”,或者“甜蜜的负担”。




イタチ:ああ、迷惑だ…と本来言うべきなんだろうな。だが、おれが反対できなかった。つまりはそう言うことだ。


逐词生译:嗯,我确实应该说…你是我的累赘。但是,我当时无法反对你。所以,就是这样。


补修一下:嗯,我确实应该说…你是我的累赘。但(你当年想加入晓+跟我在一起时)我(因为个人情感原因)最后还是没能反对你/拒绝你的追随,所以啦,你懂的。


“应该说”太啰嗦,省去。


此处难点在于,用“反对”一词,不加宾语,会显得云里雾里,加上宾语——“但是我最后还是无法反对你加入”,略显冗长。


遂用“抗拒”一词,既指反对加入,又可指拒绝感情。省略宾语,留下余味。


正式翻:嗯,你的确是…我的累赘。但到头来我还是无法抗拒你,不是吗。所以,你应该明白。







 イタチ:この続きは、ふきよせでも食べながらゆっくり話そうか


逐词生译:关于这个话题,要不咱们一边吃xxx一边慢慢聊?


哪个话题?上文,佐助说鼬坏,鼬承认了——所以是“他很坏”这个话题。


汉语里有“边吃边聊”的用法,若加宾语,“边吃x边聊”,也通。然而“边吃x边如何如何聊”,不通。


“慢慢地”可以去掉,因为“边吃边聊”自带悠闲感。


要点在于,“关于这个话题”,直接放上去,指代不明,必须拆解。遂变为:


“要不我们边吃糖边聊?就聊我,对你有多坏。”


鼬的狡黠,跃然纸上。




翻译时为这句苦恼许久。嵌字时灵光咋现。拿给友人试阅,对方读后惊呼:作为圈外人,都能感受到这一对的甜蜜。


那这一句翻译,不算失败。




2、水底の蛍火/水底萤火


(1)繋ぎ止める





そうしたら、オレもアンタを繋ぎ止める理由ができるから。


逐词生译:这样一来,我就有理由将你繋ぎ止める。


繋ぎ止める【大辞泉】


① ひもや綱なとで、離れないようにつなぐ。用绳索捆住,使其无法离开


② ある関係が切れないようにする。 维系关系,使不断


具象抽象含义皆有,而漫画中,佐助也抓紧了鼬的手。


遂译为:我也要将你紧握在手心,绝不分离。




(2)结尾






お前がオレの生きる理由だ、それだけは何があって変わらない。


だからオレもいつもお前と共に有りたいと思う。


逐词生译:你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人生的意义,只有这一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我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同在。


由直译可知,这句话,有两种理解方式。


其一,我为你而生,我想与你同在。


只要我能与你实现同在——精神支柱、肉体补充(如换眼),那即便我终将一死,我也死而无憾。


其二,你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如果“活下去的理由”后接“无论....不会改变”,这意味着什么?


——佐助,即便我身染重疾,即便我命在旦夕,我也用尽各种手段,为你活下去。


为什么?


——因为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如果这句直译不足以表达鼬的深情,那就换作


——所以,我也渴望,能与你厮守到老。




这两种思路,孰对孰错?


以下两个分镜,答案一目了然。






それでも、言葉だけでは足りないと言うのなら、オレも考えがあるんだが。


逐词生译:如果你觉得,光是语言还不够,那我也不是没别的想法。


佐助满面羞红。这句话有性暗示。


显然,“我要为你活下去——因为我爱你,想与你终老——光说不够,我用身体来证明”,这样的逻辑,才无懈可击。


遂译:如果,只是甜言蜜语还无法让你相信,那就让我,用另一种方式来证明。


唯有身心结合,才能让他深信,鼬不离不弃,鼬始终不渝。






“你还是那么坏”。


当然了,只对你一个人坏。






有空再写写作品解读,阅读至此,感谢。                            ■Shemuel/缪












【汉化】ゆめうつつきよに/风前月下胧

Shemuel:

ゆめうつつきよに/风前月下胧(26P)




作者:十


图源:Shemuel


翻修:Shemuel





























译注:本子名「ゆめうつつきよに」可拆分为夢現(ゆめうつつ,意为似梦非醒)和月夜に(つきよに,意为在月夜),为作者故意合并。译名取风前月下(良辰美景之意,对应本中爽风朗月),与月下胧(旧有“露洗娇羞月下胧”赞美茉莉花)合并。




イタサス充したい…!イタサスに飢えている…!もっとイタサスを…!兄さんに甘やかされているサスケを…!







【汉化】イタチとサスケの長期休暇5/7日目

Shemuel:

イタチとサスケの長期休暇5/7日目


鼬佐的七日长假第五天(22P)




作者:Jack in the Box


图源、翻修:Shemuel


哥哥我宠你一次如何?


甜本,七夕节礼物。











































JIB给Mu画的这个本子的衍生速写。“什么,连这种地方都是.....!!”


是什么?当然是吻痕啰。


↓↓↓



















































喻黄叶:情敌

披着咸鱼皮的污师:

1.


黄少天跟叶修是一对。


即使这两人从不透露这件事,喻文州也能清晰的感受出来,还格外感受出一股心酸。


放眼整个职业圈,大概没有哪两个人像他们一样,明明不属于同一家战队,感情却又好的谁都能看出来。


黄少天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对叶修的好感,叶修也从来没有拒绝过。


人与人之间总有个安全距离,按亲疏远近分。


但对于黄少天来说,那一条线总是不存在似的,他能轻易地搭上叶修的肩,依附在他耳边说话,两人有说有笑,偶尔吵架也像拌嘴。


叶修则放任黄少天的碰触,他毫无戒备,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而喻文州呢?


上场前选手列队,一个微笑,一个握手。


已是极限。




有一晚蓝雨和嘉世比赛,嘉世主场。


黄少天悄悄地溜了出去,又悄悄地溜了回来。


隔天的他满脸的笑意,那平时聒噪的嘴巴却不肯吐露任何秘密。


喻文州看进了眼里,一把淬了毒的针也刺进了心底。


后来春易老找上门来,喻文州一梳理,把一切谈的清楚透彻。


春易老还在心底佩服两位队长、副队长的英明,却不知喻文州花了多少力气才微笑着把那股苦意吞入腹中。


不怪他聪明,只怪他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他又怎么不可能想起他?






2.


黄少天最近有点慌了。


世邀赛那段期间,叶修和喻文州走的特别近,亲昵程度远超于过往。


从前蓝雨里黄少天跟叶修好上一些,要吃夜宵还是打一场JJC都是黄少天先去喊人的。


可是现在喻文州跟叶修两人交流的频繁程度却比黄少天还高,虽然大半内容依然是以比赛为重,可时不时黄少天要找叶修吃饭,却发现喻文州已经先约了叶修。


并且还没有告诉他。




随着生活和作息的重叠,两人似乎越来越接近。


一个晚上,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端着一杯茶走进叶修的房间里。


他在叶修房门前绕了半天,又在自己房间里徘徊几圈,最后往喻文州门前敲了几声。


无人应答。


他的心随着空洞的声响落入谷底,找不回来了,一时半刻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黄少天好喜欢好喜欢叶修,但叶修似乎从来没有成功理解这份好感过。


即使黄少天凑到了他身边,肩膀碰着肩膀,叶修依然若无其事地和他说着话,那丁点的肢体碰触全然不是一回事。


甚至当叶修扭过头来,气息吐在黄少天面前时,还是他先紧张的拉开距离,心跳快的厉害。


可叶修就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那一天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跟叶修站在窗外,叶修呼出一口冷气,喻文州就把自己的围巾给了叶修,叶修眯着眼笑了,脸特别红。






3.


叶修常常怀疑黄少天跟喻文州到底是不是一对。


并且怀疑这两人是不是都非常爱吃醋。


当黄少天跑过来找他说话时,没多久喻文州就会打断他们,或者一起加入对话。


反之亦然。


后者还更严重一些,因为黄少天总是习惯性地拉着他,还把他偷偷的拉离喻文州。




叶修常常因此被莫名其妙秀了一脸恩爱。


吃夜宵时叶修说他喜欢这道菜,黄少天就说我也是,下一刻喻文州也会跟着开口说:好巧,附上一个温和的微笑。


粉丝送了叶修一个娃娃,,喻文州才刚夸那个娃娃很好看,隔一天他就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再隔一天连黄少天都有了。




偶尔叶修会觉得有点难以言喻的难受感,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作为一条单身狗,很难捱的起被秀一脸的感受。


再后来他的感受非常复杂。


他喜欢黄少天的亲近,喜欢喻文州的温柔。


当他想起这两人可能是一对时,心里就纠结成了一团。


他甚至无法将那些复杂的情绪抽丝剥茧出来,好好整理一番。


为此他总是刻意表现的很平静。


所有情绪被完美的掩饰,谁也看不穿。






4.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了,他想和叶修告白,即使他知道叶修跟黄少天关系匪浅。但在世邀赛的那段期间,他的心被拨撩的益发厉害,带来难以克制住的痒和冲动。


他和叶修约了一个日期出来。


他不知道黄少天基于某种不安的心情,也跟在两人后头。




「叶修,我喜欢你。」当这句话倾吐出来时,他仿佛也吐出累积在体内的毒素。


喻文州几乎是满意的看着那无形的毒感染上叶修的表情,看着对方一脸错愕和惊慌。


但是下一秒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和黄少天不是一对吗?」叶修说。




「什么?」喻文州都忍不住放大音量问道。




但叶修还没回答他,墙角一头传来响亮的一声「靠!」,黄少天就摔了出来。




三个人相对无言。




「你跟黄少天不是情侣吗?」喻文州问。


「叶修你不是喜欢上了喻文州吗?」黄少天问。


「你俩不是一对???」叶修再一次问。




三个人再次相对无言。




「叶修,我喜欢你。」喻文州抓回了节奏,重新告白一遍。


「我也喜欢你啊!」黄少天跟着喊道,气势十足,试图抢回优势。


叶修却没有即时回答。




他呆了一会儿,动作缓慢的扬起手,然后把脸给彻底捂住。


叶修用很微弱的音量回答了他们:




「我喜欢你们两个。」




皆大欢喜。




END




跟随前方大佬的步伐写起了喻黄叶




但是依然是甜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