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大本命鼬佐
最近在欧美圈,锤基盾冬德哈EC√
苍井翔太佐藤流司抖森包子love

[all叶]给撩不给上之各种paro系列

声烦:

小段子


ooc|没有文笔



+++++++++++++++++++++++++++++++


渐变色银线绣满古老生僻咒语的白色长袍被披在一个青年身上——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狭长的眼眸隐藏在其后。细软的鬓发发柔顺地垂在耳边,嘴角微微勾起。浑身透露着儒雅而温良的气质。


“我去!在广场上站了一天还给他们讲述圣经,嘁,那东西我都不信!”


然而青年说出的话却让形象尽毁。他随手将珍贵的权杖甩在会议桌上,毫无形象地瘫在椅子上抱怨,“多亏我提前抄在手上,不然根本背不下来!累死我!”


“教皇,请注意形象。”张新杰毕恭毕敬地微垂脑袋站在一旁提醒道。


“诶呦没事啦,反正这里只有新杰你和老张两个。”叶修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起来。


这就是新一任、也是最让枢机卿头疼的,荣耀史上第二十九位教皇,叶修。


历任教皇都是温文儒雅,性格内敛的,他们总是保持着一副和善而柔和的笑容,一手执杖一手拿着圣经。当然,叶修在人前确实如此,而终日与他相处的枢机卿们,却知道他是乖张、不怎么不从管教的人。并且作为一个教皇,他竟然不信奉神明。


说实话叶修并不怎么想当教皇,比起圣经以及其他的厚厚的神学书,他更喜欢军事和带领士兵们打仗,去征战沙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枢机会会选择他。


“老叶!”从书房里闪出来的张佳乐一见到叶修便叫着亲密的称呼扑上来。他摘下遮住半张脸的银面具 ,自然地掀起宽大的白袍环住叶修的细腰,“好久都没见着了,想我没?”


“去去去,”叶修一手拍在张佳乐脸上,“尊敬点儿行吗?”


“诶呀教皇大人,”张佳乐笑嘻嘻地凑在叶修耳边呼热气,“尊敬的教皇大人,请问您一上午没有见我,您想我了吗?”


叶修立刻说:“没有。”


“诶你居然没想我!”张佳乐撩起叶修贴身的布料,探向光滑的脊背,“我可是好想你……”




宽大的会议室,大门紧锁,正午灼热的阳光全被拉上的窗帘拒之室外。


同时被锁在室内的还有啧啧的水声、噗嗤噗嗤的交合声和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


洁白的长袍皱巴巴地被叶修压在身下,已被某些不明液体染成大片大片深色。压在叶修身上的是张佳乐,而托着叶修脑袋的是张新杰。


张佳乐抬起叶修的两条细腿架在自己肩上,他耸动着下半身:“老叶……爽吗?我操得你爽不爽?”


软软的呜呜声回应了他——叶修现在根本不能说话,他的口腔已被张新杰的东西塞满。


张新杰满足地看着叶修的脸染上桃红,眼角逼出生理泪水,还有瓷白的肌肤上细细密密的吻痕。


他宠溺地抚摸着叶修的脸,然后看向空无一物的大厅的弧形穹顶。





微草的王杰希善于魔法,虚空的双鬼长于阵术,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精于算计——可他们中谁又得到了叶修?


张新杰知道穹顶被施有法术,他们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那就看吧——也只能看着。


他故意在叶修胸前又捏又掐,好让叶修露出更加惹人疼爱的表情。


这里是教皇的领地,任何人不得侵犯,这里是圣洁的地方——张新杰掐住叶修的下颚以便他进得更深。


教皇是神圣的存在——张佳乐吻上被操得情迷意乱、只会说“好爽”“好棒”“太深了”
的叶修。


他们费劲心思爬到枢机会的最高位,扶植叶修成为教皇。把他藏在教皇这个壳子下,成为他们的私有物品。




叶修穿着厚重繁复的长袍在广场圆台上吟咏圣经,熹微的阳光为他镶上一条细细的金边。


阳光下的人们赞颂他的圣洁——请祈祷光明的未来。


黑暗里的蛾子扑向他散发出的无法抗拒的诱惑——撕开他的衣领,狠狠地占有。


end


+++++++++++++++++++++++++++++++++


“叶修!你这是违反军.纪!你知不知道!”


面色铁青的冯宪君背着手绕着叶修踱步,然后猛的一下拍在金属桌上,震得摞得高高的文件摇摇欲坠。


叶修右手捏着军帽贴在胸前,微微低着头,稍长的碎发垂下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去蓝雨军.火区干什么?!入侵防御不说还篡改了密码!你倒是能耐啊你!”桌子又被拍得砰砰作响。


——入侵、篡密一间普通的、仅有一把电子锁的军.火房,这件事其实本来没有冯宪君说得那么夸张——只是蓝雨的正副队长亲自找上门,要求叶修出面解释。蓝雨是联盟的主力,如此兴师动众,冯宪君自然不得不给个交代。发送消息召来消失几个月的叶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


冯宪君说得口干舌燥,而叶修又难得没开口,一直安静的站着任他批评。他无奈地挥挥手,对喻文州和黄少天说道:“算了,你们把叶修带到蓝雨,处罚你们定吧。”


“是。”


“还有,从偏门走,别让人看见了。”


“是。”


蓝雨正副队一左一右夹着叶修从幽黑的长廊离去。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直到进入蓝雨城的审讯室,叶修被两人按在合金椅上时,面对俯看自己、目光灼灼的二人,他眨眨眼,平静地说道:“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黄少天抿抿嘴,咬牙切齿地说:“叶修你这几个月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我给你发讯息你也不回定位也找不到!嘉世那边我去了几趟,苏沐橙那个死女人都不肯告诉我!我都快急疯了你知不知道?!”


“邱非也说不知道,”喻文州欺身压上,海蓝色的眼睛眯起,危险得像只绷紧浑身肌肉的黑豹。


叶修别回头,盯着墙上的一块黑斑:“所以你们就想了这种办法把我逼出来?”


他在上次战役中指挥误判,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上面还在对他进行调查,甚至某些人想让他离开。所以一旦冯宪君及更高军.衔的人找他他就不得不出面,不让他们抓住把柄。而冯宪君不愿失去这么一个干将,能私了就尽量私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联盟上层弄掉一个人只需一个微不足道的借口——喻文州知道他一定会把叶修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喻文州掰过叶修的脑袋,迫使他的目光与自己相对。然后他按住叶修肩膀——觉得硌人许多。喻文州微不可见地僵了僵,又顺着叶修胳膊摸到伶仃的手腕。


原本准备硬着心肠好好教训一顿的喻文州,忽然间就心软了,他的语气也跟着柔和下来:“叶修,你去哪儿了,告诉我。”


叶修沉默一会儿,在黄少天急切眼神的催促下才开口说道:“虚空。”


“虚空?!靠那种地方怪不得不能定位。李轩怎么不说!!”


叶修白了他一眼:“我是去找李迅,李轩当然不知道。”


“李迅……”喻文州回忆这几个月来见到他的屈指可数的几次,都是拿着一个奇怪的黑色圆筒匆匆跑过,连招呼也不见他打,“他好像最近挺忙的。”


“我请他帮我收集资料,当然忙。”


虚空城位于埋骨之地,处在联盟与部落的地界教会了边缘,素来以收集情报为主,黑白敌我情报没有什么是他们弄不到的,连敌方军密也能挖出些。而李迅恰恰是最擅长于收集民间小料。


“你要那些情报做什么?”喻文州问。


“你不用管——”叶修瞥见了脸色不太好的喻文州,“你清楚我现在的处境,你也应该知道我要干什么。”


他又看向拧紧双眉,欲意砸出问不尽问题的黄少天,立刻说道:“我也帮了李迅一个忙,你别想多了。”


他推开挤在一起的二人,拍拍手:“好了你们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可以放我走了吗,文州大大和少天大大?”


“不行,”黄少天迅速拦在门前把门反锁,“你消失了那么多天,我们好不容易见到你你说走就走?”


“就是,”喻文州也跟着帮腔,“既然我们亲自去找冯,事情估计已经传了出去,就让叶神您这么大摇大摆走出去,恐怕不好吧。”


叶修挑挑眉,知道是他的两个恋人心里不爽,顺口接道:“你们想怎样?”


黄少天说:“当然是惩罚你。”


“哦?”


喻文州双目含笑,他的手摸到腰带的金属扣上拨弄,同时膝盖也卡入叶修两腿间——暗示的事情不言而喻。他说:“前辈,请把裤子脱掉。”


end


++++++++++++++++++++++++++++


一只带着蓝领结的兔子推着一车新鲜水嫩的胡萝卜在森林里行走——那推车确实很大,比兔子高了半个脑袋的高度。于是兔子只能吃力地在车后缓慢地推着,从前面只能一对长耳朵露出车顶摇晃。


 


 


木轮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在冬雪尚未完全消融的清晨显得格外响亮。推车在铺有一层薄薄的雪地上拖出两道泥痕,一直延向一颗巨大而古老的榕树。


 


 


榕树的无数根枝条垂下像是在森林里又形成一片林子——兔子绕过十几根,拨开一层细密的藤蔓来到榕树下。


 


 


他把推车放在一旁,理了理领结然后礼貌地敲了三下木门。


 


 


“前辈,我来了。”


 


 


榕树内传来一阵闷响,然后便是长久的寂静。兔子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谁来给他开门。


 


 


兔子也不恼,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又敲了三下。


 


 


叩——叩——叩——


 


 


“屋里没狐狸。”一个闷闷的带着不爽和无奈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那我不找狐狸,我找叶修。”兔子笑眯眯地说道。


 


 


“……叶修不在。”屋内的家伙捏细了嗓子说道。


 


 


“那我就等他回来吧。”兔子爬上推车,手里把玩着一带栗子,“可惜我今天从少天那儿带来的栗子是不能给他了。”然后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


 


 


不过一会儿榕树下的木门敲敲地打开一条缝,叶修望着兔子冷静地说道:“喻文州,我觉得你作为一只兔子最好别天天来狐狸家逛。你知道狐狸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控制住自己,你这样很危险。放下栗子,我放你走了。”


 


 


喻文州推推单边眼镜片,毫不在意叶修的话,自顾自的说道:“春天快到了——我给你带来了新鲜萝卜。” 他抛出手中的栗子,笑着看一团火红的毛团子滚跑着出来接住。


 


 


“不……文州……我是狐狸……唔,”叶修把那袋栗子抱在怀中,利索的剥下栗子壳,嫩黄的果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胡萝卜你留着自己吃……咕噜……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的东西就是你的,怎么能我一只兔子独享。”喻文州顿了顿,眼里化成一潭温水,“和我在一起吧,叶修。”


 


 


说完他捉住叶修蓬松的大尾巴,顺着水亮的红毛顺起来,弄得叶修舒服得直哼哼。


 


 


“不行不行,”叶修想也不想地摇摇头——这些话几乎喻文州每天都要对他说一次,“咱俩你要是混一起了可是跨种族。再说我没有把你吃掉你就应该庆幸自己命大,然后离我远远地。”


 


 


喻文州腾出一只爪子拨弄叶修肉乎乎的耳朵说道:“可我也没见过前辈吃肉啊。”


 


 


叶修已经吃完了一整袋栗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对喻文州故意呲牙:“谁说的?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吃得可多了。”说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凑近喻文州。


 


 


柔软的短毛和叶修亮晶晶的眼睛离喻文州只有几寸距离——


 


 


“啾~”兔子轻轻在狐狸脸颊上亲了一口。


 


 


“喂喂喂!”叶修闭上嘴,两只小爪子迅速捂在乌黑溜圆的眼睛上,细细的绒毛下皮肉微红,“不许这样!”


 


 


“好好好不做了不做了。”喻文州宠溺地蹭蹭叶修的鼻子,递给一根红得透亮的胡萝卜,“吃吗?”


 


 


或许是害羞了,叶修没像以往反抗,和喻文州拌几句嘴,而是接过小口小口地啃起来。他的头埋得低低的只顾吃萝卜。以至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眼底不断扩大的笑意。


 


 


火红的小狐狸腮帮子鼓鼓专心于爪子捧得胡萝卜。随着咽下的萝卜越来越多,叶修的身体开始拉长,毛发褪去,皮肤变得光洁细腻……直至变成人形,只是还保留了肉乎乎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大尾巴。


 


 


叶修诧异地看向喻文州,却发现对方也变成一个温良的青年。


 


 


趁叶修还在愣神的期间,喻文州一把横抱起他钻进榕树。


 


 


“我去喻文州你干嘛?!”叶修大叫挣扎,却被喻文州禁锢不得动弹。


 


 


喻文州把叶修放到柔软的床上,俯下身用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说道:“干你啊。”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王杰希那儿要到的。”


 


 


“吃了我的胡萝卜,你就是我的狐狸了。”


 


 


 


+++++++++


 


兔子喻文州和狐狸叶修同居了。但叶修死活不愿意从自己的大榕树里搬出来,于是喻文州只好依着他,回家收拾收拾自己来到榕树。


 


入住的第一天,喻文州就将榕树进行了清扫——


 


“诶别丢别丢,这魔法书很宝贵的都已经失传了,连王杰希家的书架上都找不到。”


 


“这是沐橙送给我的……呃,发卡,也别扔了。”


 


“诶那是……那个水晶球是谁送的来着?”叶修抱着一袋刚出炉热乎乎的栗子,边吃边挠脑袋,似乎很苦恼的样子。栗子涨得两腮鼓鼓的,他咽下一口,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说,“不是文州你送的嘛!”


 


“的确是我送的啊。”叶修偶尔故意地撩兔子的行为,让喻文州心里被甜化了。他无奈地笑笑,“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时候。”


 


“是嘛……诶我们现在认识多久了?”


 


“八年还是十年?不记得了。”喻文州拖来一个木箱将用不着的东西全都放进去,打算存到地窖里。他拍拍手,把最后一本旧日记本投入后,凑到窗前和叶修蹭蹭鼻尖,“不过我知道,我认识你多久,就喜欢你了多久。”


 


火红的小狐狸扒开喻文州笑眯眯又温柔的脸,趴在窗台上了——喻文州总是这样,是不是就来些腻死狐狸的情话。


 


“去去去,汗都蹭到我身上来了。”


 


自从喻文州对叶修做了酱酱酿酿的事并导致他几天直不起腰来后,叶修就拒绝在喻文州面前化成人形。


 


叶修不肯,也不是代表喻文州的性福生活从此结束。


 


“前辈今天晚饭想吃什么?”


 


喻文州把狐狸叶修放在小腹上,一手给他撸毛,一手拿着那本据叶修说早已失传的魔法书翻看。


 


“随便吧……不来胡萝卜就行。”叶修被撸得舒服,瘫成一滩,四肢软软地搭在喻文州身上。


 


“我是兔子呀,前辈偶尔也得迁就迁就我吃些胡萝卜吧。”喻文州有些委屈地说。


 


“呸呸!少来了!说得像哪餐你没有逼我吃胡萝卜一样!”叶修一听喻文州提到这就炸了毛,“我是狐狸啊!狐狸都是要吃……”


 


“吃栗子的小狐狸。”喻文州吃吃地笑。他宠溺地摸摸叶修的小脑袋,“好了今天给你做蜂蜜栗子。”


 


“这还差不多。”叶修哼哼。


 


“那我满了你,前辈是不是也应该帮我一个忙?”


 


“什么?”叶修警觉地抱起尾巴。


 


“只是在这本书上看到一个魔法,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想请前辈帮一下忙。”


 


“……哦。”


 


“来,”喻文州把叶修抱起来,拿来几个软垫,用树枝画出一个由三四个六芒星和大大小小的圆圈组成的类似于魔法阵的东西。喻文州把他放在上面,然后掏出一包蓝色粉末,“女巫的眼泪……刚好上次找吴羽策要了些。”


 


叶修好奇地看着喻文州将粉末沿画出的线条撒下,忍不住问道:“这样就行了?”


 


“嗯……接下来前辈请闭上眼。”喻文州说,“等到我说可以了前辈才能把眼睛睁开。”


 


叶修乖乖闭上眼。


 


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响起,于此同时叶修感到身体内燥热不已,柳树抽枝条般般的感觉升起。


 


直到叶修被喻文州压倒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在继不小心吃了王杰希家的胡萝卜后,再一次不是在自己自愿的情况下,变成人形。


 


叶修悲愤不已:“喻文州你个禽兽!”


 


喻文州笑着吻上叶修:“我本来就是啊。”


 


 


 


 


 


end


 


 


 


+++++++++++++++++++++++++++++++


 


 

评论

热度(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