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爱叶修修一辈子!
鼬佐/苍井翔太佐藤流司love

【盾冬】Never get used〈完結〉

吧唧一声黏坑底:

Will you marry 番外。芽詹婚後,可獨立閱讀。


某個小矛盾讓吧唧拖著芽去找婚姻咨詢師,然後%%%的故事(


前篇:http://stuckypapapa.lofter.com/post/1d882cd1_bd8917b




一、




“我不敢相信我真的来了。”史蒂夫说。


他刚从一场会议脱身,考究的西装还穿在身上,整个人绷得紧紧的,背脊离椅背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在他身边,巴基比他从容多了,他翘著腿阅读杂志,分神摸了摸史蒂夫僵硬的腰背肌肉:“没错,你来了。而且你不会临阵脱逃。”


史蒂夫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
没什么用。


这辈子待过很多次候诊室,没有一次这么让他紧张。他宁可躺着被医生用仪器戳来戳去,也不想对着某人大谈婚姻生活。




“你真的觉得这会有用?”史蒂夫不死心的问。


“我希望有。”他的丈夫斜睨他一眼:“你最好配合一点。”




史蒂夫是个听话的人吗?
当然不是啊。




他们进入诊间,咨询师是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挽起头发,戴着眼镜,看起来很亲切。比起专业人士,她更像一个远房的表姐,许久不见的亲戚。


寒喧之后她看看史蒂夫、看看巴基,问他们:“那么,有什么问题呢?”


“我们对性生活有分歧。”巴基率先回答,史蒂夫在旁一脸生无可恋,“我很满意,他不满意。”


“我没有不满意……”史蒂夫的抗议底气不足。咨询师看向他:“罗杰斯先生认为你们之间的问题是?”


“……”史蒂夫把嘴闭得紧紧的。
诊间里静得能听到座钟里秒针移动的声响,咨询师心平气和地等待,巴基也没催他,大概全纽约的耐心都集中在这两人身上了。
然而史蒂夫拥有的更是全美国的顽固,他就是不回答,连敷衍都不肯。


最后咨询师投降了,她按时收费,要价不低,就这样沉默到结束可不行。


她转向巴基,閒谈一样的问:“你们是新婚吗?”


“半年了。”巴基毫不吝啬的露出大大的笑容,咨询师也笑:“你们交往多久?”


巴基舔了舔他湿红的上唇:“我们其实没有交往过,他……嗯,史蒂夫直接求婚了。”


“那真是浪漫啊。”咨询师颇感兴趣:“一见锺情?或是你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久了?”




“噢,我们认识快十年了……”


“十三年。”史蒂夫纠正。


巴基和咨询师一起看向他。


“所以你还是会说话嘛。”巴基坏笑:“还以为你的舌头被猫叼走了。”


咨询师友善的笑着,自然的将史蒂夫拉入话题:“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在巷子里和某人打架。”史蒂夫回答她,视线看着巴基:“他插手了。”


“我救了他。”巴基轻哼一声:“对方是他的两倍大,把他打成了猪头,导致我过了好几天才看清新朋友的长相。”


咨询师挑眉,不著痕迹的观察史蒂夫的表情。巴恩斯先生眼下的行为可称为抢白、揭短,简而言之就是不给面子。他的伴侣对此的反应是?




史蒂夫没有像多数人那样选择自嘲的干笑,也没有不快。他只是看着巴基,咨询师发现那个眼神和看她时大不相同。从一开始他看起来就忧心忡忡的,带着不明显但绝对存在的警戒,随时準备应付某个从天而降的灾难。不需要太出色的心理知识就能判断,罗杰斯成长的家庭环境并不好。
但当他看着巴恩斯,那些长期的不安定生活养成的焦躁就变成了別的。


噢,现在巴恩斯侧过头,他们对视了,目光缠在一起,初遇的话题似乎在他们中间唤起了某种氛围。


咨询师识趣的静默了一会,让年轻的新婚伴侣尽情用眼神关爱对方,觉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开口:“所以,你们是儿时玩伴──青梅竹马。”


他们这才扯开黏连的视线,史蒂夫不好意思的用指节抹抹脸,巴基大方的点头:“我们是。”


“你们对朋友到配偶的转变有任何不适应吗?”咨询师拋出她的问题:“不需要是重大的,一点点的不适应也可以。”




他们又对视一眼,史蒂夫摇摇头,巴基说:“基本上,没有。”


“我们从十六岁就住在一起。”史蒂夫说。
“我们一直都比一般的朋友更亲近。”巴基眨眨眼。
“我们会争执,但不会是为了……比如说,家务由谁做?”史蒂夫的表情不以为然:“或是生活习惯不同之类的……这不可能,我们住在一起快十年。”
“我听说有些人会在婚后对对方感到失望。”巴基说:“但我们对彼此太熟了。”
“他看过我抱着马桶吐得爬不起来,他的意思是。”
“史蒂夫!”




职业所限,咨询师很少有这种被秀恩爱的感受,她扶扶眼镜,严肃的说:“但你们在这儿。”她轮流看着两个年轻人:“所以一定有哪儿出问题了。”


巴基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我的女士。就是那件朋友不会做而伴侣会做的事,我们的──”


“巴基!”史蒂夫按住他的手臂。


巴基一脸无奈:“那你自己说。”


“我们不能……回家慢慢讨论吗?”史蒂夫压低声音。


“不能。”巴基说,温和而坚定:“我几百次告诉你你很棒,我很好,可是你不相信,你说我不客观、我在维护你──天啊,史蒂夫,我已经没辄了。现在这儿有客观的专业人士,你能不能让她开导一下你的小脑袋瓜?”


他们绕来绕去就是不肯和盘托出,但咨询师已经懂了,她绝对不会说出口,可是看看罗杰斯纤细的手臂、狭窄的肩背、苍白的脸,再加上和这些匹配的身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我们可以安排分別的单人谈话。”咨询师开口。


两个年轻人停止低声争执一齐看向她。巴恩斯的表情有些疑惑,红润嘴唇无声的张了张,眼睛睁得圆圆的,表达愕然的同时难得的保持了美感──他是个迷人的男人,罗杰斯不想在他面前谈论自己疑似不行的话题,咨询师完全理解。




巴基不喜欢这个提议,但他问史蒂夫:“我不在场,你就会好好配合吗?”


“……好吧。”史蒂夫同意了。





二、




说起问题的开端,应该是结婚的那天。婚礼很好,白色教堂,美味佳肴,亲友的笑语,母亲搂着即将成家的儿子哭泣,还有神父面前交换的我愿意。
然后他们回到家中,洗澡,拥抱,亲吻,脱衣服……


“我以前没有经验。”罗杰斯承认,硬梆梆的语气有些不甘:“订婚后我查了很多资料,越查越没有信心,事实也证明纸上谈兵的知识没有什么用。”


“这个新体验让你感觉很糟吗?”咨询师问。


“正好相反。”罗杰斯悲惨的笑了笑:“那很舒服,让语言文字都显得苍白的舒服,我──好吧,爽翻了。巴基,他真是神奇。每次我以为已经够了,这是最后了,他就会给我更美妙的体验。他……有时我觉得我得到的已经超出了我应得的。”


他在谈论性,但直觉告诉咨询师他心中所想不止于此,他描述的不是他和巴恩斯的性,而是他和巴恩斯。


“你认为这种美妙是谁应得的呢?”


罗杰斯为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不确定的说:“更好看,更健康的人?”


“有个具体的对象吗?”咨询师引导他。罗杰斯皱起眉,“没有。”他果断地说,刚才的迟疑一扫而空:“没有別人,巴基已经和我结婚了。”


“我想你的意思是,你希望自己更好看、更健康?”


“……我希望我给他的能像他给我的一样多。”罗杰斯过了很久才回答:“我希望他和我一样快乐。”


咨询师古怪的看着他,看不出巴恩斯哪里不快乐,眼前才是忧心忡忡压力山大的那个。


“你不明白。”罗杰斯说,脸上温暖伤感的神色一闪而过,“除了他没有人会踢走混混再扛着我去医院,没有人会把我当成一个有理想的小伙子而不是不自量力的蠢货。我只能自己在病床上挣扎,在我的母亲死后谁会照顾我?一个身体和脾气一样坏的孤儿?”


咨询师流露出同情,温和的说:“如果他对你的付出你都能理解并珍惜,这不是很好吗?”


“就像我说的,我是孤儿。”罗杰斯看着自己交握的手:“巴基的父母收养了我,他们当然不是爱我胜过他们的孩子,但他们确实爱我,无庸置疑。他们收养我是因为巴基的恳求,他给我太多了,照顾、尊重,他的耐心,他的假期,他的房间乃至他的家人,这就像──像上帝借由他把那些我没有的东西都交到我手上,我不禁想──我做了什么能够得到这样的馈赠?我又该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才能留住它们?”


“……”咨询师呆了一段时间才脱口而出:“你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天啊,大多数人的问题是看轻另一半的付出,但是像你这样……你也会给他很大的压力。他得做什么才能让你确信他不会离开你?”


罗杰斯摇头:“巴基不会离开我,永远不会,但我知道意外和疾病能怎么夺走我们的挚爱。我知道这不对,但是我总觉得如果他遇到了任何不好的事,都是因为我做得不够……我知道这不对,但我想保证他快乐,我能给他的已经那么少了,结婚之后我给不了他的东西又多了一项,我连基本的肉体快乐都做不到,而我竟然还向他求婚……”




至此话题奇异的和开头接上了,她用了三次单独面谈才掏出罗杰斯的心里话,但咨询师已经被绕晕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婚姻?相爱的两个人结婚不会是错误;动荡童年造成的缺乏安全感?这在正常范围内而且难以开解;对另一半的爱太深以致影响心理健康?劝他不要那么爱巴恩斯?神经病。如果没遇到巴恩斯,罗杰斯也就和纽约的大多数人没两样,没有什么特別爱的人也能活下去,接受自己就是独自一人的事实,从工作和娱乐里找到寄托,可问题是他就是遇到巴恩斯了!




是个性问题。咨询师下结论,这个婚姻不存在实质的矛盾,是一个超级认真负责的年轻人爱惨了另一个超级认真负责的年轻人,家庭背景导致前者比较忧郁后者比较开朗,后者努力排解前者的忧郁,前者过度呵护后者的开朗,搞得双方压力都很大……


咨询师叹口气,不知怎的这场咨询让她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她看罗杰斯的眼神很复杂。


“我们把事情看得简单一点。”她说:“你想尽可能给你的丈夫最好的,无法让他尽兴让你很沮丧,对吗?”


罗杰斯点头同意。咨询师也点点头,“我帮不了你。”她干脆地说:“你的那些忧虑和烦恼,我不会说它们不正常,但你需要优秀的心理治疗师帮助你控制它们──你想背负某人的一生,这是传统美德,也是英雄情结和大男子主义,你得控制自己让它们只发挥好的作用,你已经让巴恩斯先生向我求助,这是一个警示。”


罗杰斯看起来像脸上狠狠挨了一拳,咨询师抬手制止他开口,“我会给你几个治疗师的名字,但我还有另一个建议:回家去,把刚才和我说的全部向巴恩斯先生再说一次。”


“什么?”罗杰斯想都不想的摇头:“不行。”


“为什么?”


“他已经够烦恼了,我怎么能告诉他这些?而且我才是常生病的那个,他总是尽量表现得像是我的身体很好的样子,但他的担心不会比我少。”


“你看,这就是你们的问题。”咨询师说:“你们老是想把不够快乐的情绪藏起来,可是事实上你们骗得过对方吗?停止把对方当成娇弱的小花,装模作样会让对方也只能装做没事,你们在杜绝给予彼此安慰的机会!”


犹疑和思索又一次积聚在罗杰斯眉间,他沉思许久,终于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说。


“很好。”好人做到底,咨询师继续指点:“找个假日来一场尽兴的性,把烦恼和理智一起射出去,然后再谈论这个,懂吗?我知道那时你们可能都很累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昏昏欲睡,无力掩饰,真情流露。”


以上的建议全是站在专业立场,然而罗杰斯一副受惊的表情,咨询师不得不强调:“性是婚姻最好的润滑剂。”


罗杰斯至少沉默了二十秒才说:“我做不到。”他已经接受这个意见并思考了可行性,於是一脸挫败:“我的体力比巴基差太多了。”


“不要只想着靠劳力做事,罗杰斯先生。”咨询师语重心长:“这是一个科技的时代。”





大约一小时后,史蒂夫在他们家楼下遇到巴基。


他们一起走进公寓,在楼梯间一闪一灭的灯光下交换了一个迫不及待的亲吻。


巴基穿着浅蓝色衬衫,扣子听话的扣到最上面一颗,史蒂夫拨著它说:“你知道吗?我不用再去做咨询了。”巴基眼睛一亮,史蒂夫放下踮起的脚,在他的领子上吻了一下:“那位女士给了我们一点建议。”


“好极了!我们要做什么?”巴基问,绿眼睛洋溢著快活和关切。


耳根在昏暗的灯光下悄悄红了,史蒂夫再次踮起脚,在他的丈夫耳边悄声说:“我们得先去买一根按摩棒。”





三、




几天之后,一个大家都放假、明天也放假的星期六。




請走→http://www.weibo.com/3546291381/E6XpwAoCd?ref=home&type=comment#_rnd1473111648848




他低声咕哝:“你这次是不是比较久?”
“不知道,我没注意。”不管怎样,反正他是累瘫了。
巴基沉默了很久才聚起精神,喃喃说:“可能是太爽了让我觉得度秒如年。”史蒂夫喷笑一声,往他颈间吹了口气,巴基缩了缩。


按照医嘱,他现在该和巴基好好谈谈。
尽管觉得自己把脑浆都射出去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想这样躺到地老天荒,史蒂夫还是强迫自己开口:“我很抱歉之前我像个顽固的混蛋。”


“哼。”巴基发出一个不带任何情绪,只是证明他醒著的鼻音。


“我只是太害怕你会离开我。”


这次巴基倒是笑了:“为何?因为你不够大吗?”


“因为我失去太多,现在又拥有太多?”他在巴基的胸口敲了敲。


巴基轻笑,胸腔微微震动,史蒂夫著迷的用额头抵著那儿。


“我也很怕啊,哥们。我也很怕。”


“我知道,我保证我会小心的关爱我的身体健康。”


巴基皱起眉:“不是这个,不全是。”他还是不肯睁开眼,声音却清楚了点:“我希望你离所有爱慕者远一点,別太绅士。”


“我什么时候有爱慕者了?”史蒂夫惊讶。巴基拧著眉,扁著嘴唇一脸抑郁:“万一哪天你发现你选我只是因为当时別无选择呢?”


“我看你是在做梦。”史蒂夫嘘他,奋力起身捞起地上的被子把两个人兜头盖住,“睡吧,巴基,做个梦。”他们在被子底下头碰头蜷缩起来,史蒂夫在满足感中嘲笑:“你的假设在梦里还是可能实现的。”


“混蛋。”巴基的声音矇矇眬眬的。


史蒂夫伸手,指尖碰到巴基的手背:“我爱你。巴基巴恩斯。”


“我爱你。”巴基轻轻握住他的指尖,仿佛那是一朵花或一根羽毛:“我永远爱你。”




                 FIN.






大家看完肉會回來留言嗎_(:з」∠)_

评论

热度(437)

  1. 清影吧唧一声黏坑底 转载了此文字
  2. 微糖婚禮蛋糕吧唧一声黏坑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微糖車庫與甜點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