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大本命鼬佐
最近在欧美圈,锤基盾冬德哈EC√
苍井翔太佐藤流司抖森包子love

【洛汤基】Nightmare

Cynthia菟子:

Nightmare


 
 


*CP:LokixTom


*来日方长设定,度蜜月梗没写成,胎死腹中,却写了这个,受刺激产物……


*投喂阿溟太太的小毒饼,向我们俩最近shi一样的三次元生活致敬……


 


>>>


 


Tom不在家,Loki一个人坐在空空的客厅里捧着自己的上网本刷着推特。


他有些记不清为什么自己今天没有跟着Tom出通告,似乎是Tom的要求,又似乎是没有必要,总之一切顺其又自然。


忽然,上网本发出“叮咚”一声,推特提醒他有一条未读的消息。Loki点开它,发现是一条莫名的讯息。


“你为什么会让Tom出事?”Loki念出了声,皱了皱眉,决定无视这条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消息。


随后,Loki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烦躁地接起来,听筒里传来的是Luke的声音。


“Tom出事了。”


Loki又望了眼推特上的那条讯息,忽然觉得一阵眩晕。


 


>>>


 


他为什么没有在Tom的身边?因为要修整家里的草坪还是为了一个短暂的休假?就因为这些无聊又该死的理由,让他彻底失去了Tom?


Loki拉开那块白布,将阻碍他的医护人员赶出了病房。他的Tom就这样安静地躺着,仿佛只是睡着了而已。Loki伸手抚摸他的脸庞,往日舒适的体温变成了他最厌恶的冰冷。


他仔细地望着、抚摸着Tom的每一寸肌肤,然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致命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伤口里的子弹也已经被取出,只留下一个黑黝黝的血洞。Loki伸手覆住Tom的伤口,魔法的光芒微弱地亮起,可怖的枪伤伤口便缓缓地自动愈合。


“他们该第一时间让我过来,”Loki抚摸着那块完好如初的肌肤,呢喃道,“我能救你,不顾一切地救你。而不是等着一群庸医告诉我,他们尽力了。”


Loki缓缓地说着,他双眸低垂,眼神里带着温柔。


“Tom Hiddleston你害我食言了,”他的语气终于有了波动,像是忽然间意识到“死亡”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说过会保护你,还在那个可笑的上帝面前宣誓会永远在你身边。”


Loki顿了顿,忽然笑了:“看来背叛誓言对于神与人类来说,都不足为奇。”


他说着婚礼时自己对Tom开玩笑的话,自嘲地笑起来,用指腹抹开眼角的泪。


“等我,Tom。”Loki俯下身,亲吻Tom冰凉的额头,“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什么。”


 


>>>


 


被囚禁在牢狱之中的枪击犯正打算要躺下休息,却在下一秒忽然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


Loki走向那名惊恐的犯人,他抬手打了个响指,为他和他的猎物设了一个完美的结界,以保证没有人会打扰他们。


“我听说是你,”Loki背着光,整张脸隐藏在黑暗里,他的语气平淡,甚至在念出那人名字时仍带着温柔,“杀了Tom Hiddleston。”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杀人犯望着面前的神秘男人,只觉自己仿佛见到了死神。


“谁给你权利向我发问?”Loki幽绿如鬼火的眸子紧盯着犯人,“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


“是,”犯人坦诚地回答,“可我的本意并非是要杀他!我……我只是爱他,我只是想接近他,让他注意到我!”


“爱他?”Loki放声大笑,他的笑声尖锐又刺耳,使犯人蓦地感觉一阵心慌。下一秒,Loki瞬移的身躯就将对方压到了墙角,“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说爱他?”


Loki感到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痛,他每吐露一个词汇都像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脑海里疯狂地回放着Tom的一切,可他的眼眶却干涸地仿佛再也落不下一滴泪。


“你该为你的狂妄自大与不自量力付出代价,你这个卑贱的凡人。”Loki长长的指甲抵着对方的眼角狠狠地划过脸颊,温热的血液喷涌而下。


“噢,我知道你是谁了。”犯人终于看清了Loki的脸,他笑起来,眸子里带着些疯狂与混乱,“我把Tom从你身边带走了,你在嫉恨我!你这个可怜的怪物!”


“你知道子弹穿过胸腔的时候,人体会承受多大的痛楚吗?”出乎意料的问题使犯人僵硬地摇了摇头,Loki阴冷地笑了,“你最好知道,因为我会让你百倍奉还。”


 


Loki向后退了几步,用魔法为自己提供了一张椅子。他理了理自己的西服衣摆缓缓坐下,姿态自在得仿佛是在等待一场电影开映。


“杀人犯先生,接下来是你的表演时间。”Loki的双眸闪过一丝暗光,紧接着,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混杂着求饶声充斥了这个小小的牢房。但无形又完美的结界将这些不堪入耳的噪音全都无声地包裹起来。


男人的四肢都以奇异的角度扭曲着,他狼狈地摔倒在地上,抽搐着向Loki爬去。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男人究竟是个怎样的冷酷怪物。


“求……求你……”男人的嗓音嘶哑,音节断断续续,Loki却丝毫不为所动,他垂下眸子看那个可怜人,那人的双腿向外翻转,双手扭曲,骨关节磨蹭在冰冷的地上,不受控地用力敲击着地面发出令人发怵的“咚咚”声,可在Loki听来,却平淡地仿佛只是时钟滴答。


“Tom有表现出痛苦吗?”Loki忽然问。


“不……”男人的声音混杂着哭声,“我没有……折……折磨他!”


“你撒谎!”他的Tom又胆小又怕痛,怎么可能不被这枚小小的子弹给折磨呢?Tom会经历意识模糊,经历痛感,经历恐惧与冰冷,然后一个人走向死亡。Loki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也像地上的男人一样被无形的力量给扭曲与变形,他开始变得失控,仿佛之前所有的冷静都只是错觉,他揪着男人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拖起来,红着眼眶质问道,“你怎么敢这样对待他?!”


“求你……”男人噎呜的求饶,像个可怜肮脏的小丑。


“不,先生。”Loki笑着将男人扔向墙角,骨骼碎裂的声音在他耳里仿佛天籁,“唯一能够阻止我的人,已经被你杀死了。”


 


牢狱外黯淡的黄色灯光将男人扭曲的身影倒映在墙上,它歪歪扭扭地持续了一会儿,随后四分五裂,鲜血混着碎肉块涂抹在墙上、天花板以及地板上。


然后灯光一晃,死神已经随着黑夜离去,惊恐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监狱。


 


>>>


 


杀害Tom Hiddleston的凶手离奇死亡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大街小巷,虽然官方没有公布死亡细节,但各种细节图与文字描述仍不胫而走。众多粉丝与愤慨的群众在最初的大声称快后,也猛然间因那个男人可怖的死亡方式而感到脊背发凉。


众人纷纷猜测凶手是谁,而他又是怎样悄无声息地潜入监狱并且全身而退。可死者对面牢房的囚犯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根本没见有人来过,只一瞬间,一个活人就变成了一滩血泥。


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氛笼罩了英格兰。那是比悲怆和哀思更凝重的氛围,压得每个人都喘不过气,他们都小心提防着被一只失控、疯狂又残暴的野兽袭击。


可Rene知道,这只受伤的野兽是谁。她看着网上泄出的详细描述就知道谁才能完成这项谋杀,她几乎是哭着拨通了Loki的电话。


“Loki……我知道是你……”


“您打算来责罚我?”


“不,我只是……”Rene哽咽了,她有什么立场责罚他?责罚一个失去了挚爱的神?


“Loki,我不知道你还打算做什么,只是Tom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Rene,”Loki的嗓音近乎冷静,“死人没有喜怒,更没有期望。”


 


Loki挂断了Rene的电话,无礼到粗鲁。可他不在乎,他只是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就像Tom Hiddleston一样的笑容。


 


>>>


 


Loki猛然惊醒,床头上的时钟依然在发出闹人的滴答响声。他发觉自己在大口喘气,四肢疼痛脱力,汗水沾湿了他的黑发,整个人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刚从水里爬上岸的溺水者。


他的思绪一团乱麻,心脏在胸腔狂乱地跳着,萦绕不去的绝望还积压在心头。然后,Loki忽然理清了一切,急切地转头看向自己的身侧。


Tom并未被惊醒,他枕着Loki的胳膊,呼吸均匀又平缓。


Loki忽然难得地想哭。他侧过身,将身旁这个脆弱的、易碎的人类揽进自己的怀里。


——感谢奥丁,失去你只是我的一个噩梦。


怀里的人动了动,像是被Loki过分用力的拥抱吵醒了,他慵懒地哼唧了声,张开水润的眼睛,望着Loki问道:“怎么了,亲爱的?”


“没什么,Tom。”Loki亲吻着Tom的额头,熟悉的温度让他烦躁的心安抚下来,“只是忽然想抱你。”


Tom笑了,他往Loki的方向蹭了蹭,呢喃道:“这辈子有的你抱了,Loki。”


“但愿如此,我的Tom。”


Tom迷迷糊糊地应了声,然后便靠着Loki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Loki抚摸着Tom的卷发,眷恋地望着他的面容,一夜未眠。


 


>>>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你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梦到Tom死了?”Rene看着Loki点了点头,便继续问道,“而且你没有告诉他?”


“我不能告诉他,Rene。”Loki耸了耸肩,“Tom之前一直都在担心我们之间的寿命差距问题,如果我告诉他,他一定会先安慰我,然后开始自责。他这个凡人就是喜欢操劳过度。”


“Loki,相信我,你坐在这儿对我说‘我很害怕’的作用绝不会大过你对Tom说一声‘我爱你’。”Rene道,“生死是我唯一无法帮你解决的问题,人类就是这种可悲的生物,无法决定何时何地出生,同样也无法决定何时何地死亡。”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从未考虑过这种问题。”Loki难得地有些不知所措,“我从没必要担心Thor的胸口被人来一枪就会断了气。”


Rene大度地笑了,她伸手拍了拍Loki的手背,说道:“我明白,但你只是太焦虑了。听我的,回家去和Tom聊聊,别把你们的美好感情变质成沉重的负担。”


“Rene……”


“你要我帮你说?”
“不……还是我自己来吧。”Loki拒绝了Rene的好意,一口气将杯里的咖啡喝了干净。


  


>>>


 


Tom察觉到了Loki最近的异常。这位天外来客几天来几乎24小时地尾随着Tom,仿佛是他的影子一般,任何场地任何时间都不缺席。


这种过分亲密的相处模式最终引来了Tom的疑问,他选择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希望好天气能够让Loki愉快地坦诚——开始了他与自己爱人的婚后第一场严肃交谈。


“Loki,你最近…好像有点奇怪,”Tom试探道,“发生什么了吗?”


“一切都好的很,我的Tom。”Loki头都不抬地回答道,语气自然地仿佛在说“今天是个好天气”。


“Loki,说实话。”Tom无奈地追问,“正常的邪神先生才不会连我出门买份三明治都要跟着,你平时懒得都不想踏出这个家门。”


“那就当我是婚后弥补。”Loki依然神态自若地看着手里的书。


“别敷衍我,”Tom抢过Loki手里的书,引来了对方不满的视线,“告诉我怎么了。”


“你真的想知道?”Loki叹了口气,他这几天一直想不好该如何开口,而现在,Tom率先抛出了问题,他反而处在了尴尬的被动位置。


“当然。”Tom回答地爽快又直接,全然没在意Loki的迟疑。


“我做了个噩梦,”Loki顿了顿,随后在Tom催促的眼神下继续说下去,“你被一个疯狂爱慕你的男粉丝射杀了,就这么简单。”


“等等……爱慕我的男粉丝?”Tom哑然失笑,“为什么是男人?”


“显然你现在在外人的眼里,已经是一个出柜了的英国男演员。”Loki解释道,“虽然英国男演员基本就与Gay是一个意思。”


“我不是Gay!”Tom打断Loki的话,“我只是爱你而已,只是你。”


“Tom……”Loki一瞬间不知该回答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沉静下来,尴尬地只剩下Loki舌尖残留的尾音。


“好吧,我只是想说我没有那么容易死,世上也没有那么多疯子。”


“你没法保证。”Loki抬起眸子,望着Tom,“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某一天有一个疯子举起枪要了你的命,而我没法救你!”


“……”Tom张了张嘴,最后没说一句话。他知道Loki只是在害怕,他也知道Loki只是太过在乎他,可他仍觉得这句话才是一枚子弹,直射心口。


“我很抱歉……”Loki察觉了自己的失态,他连忙道歉,绿眸子里盛满了懊悔,“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该抱歉的人是我,”Tom摆摆手,露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我很抱歉我只是个脆弱的中庭凡人。”


Loki哑然地望着Tom,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


 
 


>>>


 
 


Tom很少会冲动,他是个做什么都三思而行的人,但得排除所有与Loki有关的事。


比如说现在,他和Loki莫名其妙的因为一个噩梦而吵了一架,而他选择的解决方式居然是朝一无所有的天花板喊了一声“Thor”的名字。


好在他和Thor的约定还有效,没过多久房间里就出现了Thor的影像。


“Tom?你看上去很糟糕……”


“Thor,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使普通人改变?”Tom心烦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也许我应该直接去问Coulson先生?他一定有办法……”


“等等,你这是想干什么?”Thor被Tom的问题吓了一跳,即使他的神经再粗也知道Tom的这个问题突兀的异常。


“我只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可以让我变得像你们神域人一样。”Tom停下脚步,整个人疲软地靠墙而坐,“一样的寿命,一样的体魄,不用害怕哪天会有一个疯子朝我的胸口来一枪。”


“Tom你得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Thor叹了口气,“关于Loki?”


Tom点了点头,随后极简地叙述了一番事情经过,然后补充道,“我只是不想让他活得像现在这样苦恼,如果我的改变能够使他安心的话,我愿意去尝试任何一种可能。”


“Tom你冷静点听我说,Loki他……只是很没有安全感,”Thor听完Tom的话,淡淡地回道,“小时候,他能拥有的东西就很少,所以他竭尽一切握紧所有他能握紧的东西。有一年生日,母亲送了他一只水晶球,那是只美丽又神奇的魔法水晶球,球体中央会不间断地变换着Asgard四季的景观。Loki很喜欢,喜欢到甚至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它,他只是固执地觉得这样就能永远地保护好这份珍贵的礼物,可是这世界上是没有‘永远’的,哪怕是魔法,也总有一天会失去效力,哪怕Loki再喜欢、爱护它,几年之后,它仍变成了一只普通的水晶球。


“我以为Loki会很伤心,但他只是难过了几天,没过多久,他就跟着母亲学会了这种魔法,为自己造了一只又一只水晶球。球体里的景观甚至不再局限于Asgard,它囊括了九界,包涵了宇宙万物 ,但Loki却再也没有那么珍爱过它们。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最珍贵的那只水晶球永远只是最初的那只。”Thor停下来,望着有些所悟的Tom说道,“Tom,你就是那只母亲送给Loki的水晶球,你脆弱却美好,平凡却珍贵,Loki越在乎你,他就越害怕失去你。但别因此去改变,你纵然可以变得更完美、更强大,就像那几只后来的水晶球,但那终究已经不是你了。Loki需要的不是这些,我想他心里比谁都明白美好珍贵的东西终究会消散,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竭尽所能地护你周全。哪怕他也知道这是徒劳,可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你不能连这个也剥夺。”


“我明白了,Thor。”Tom红了眼眶,他一直以来只想为Loki付出一切,尽力想要为他弥补一切遗憾,却忘记了有些东西是无法强求与弥补的。Tom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匆匆向Thor道谢,就跑出了房间。


 
 


>>>


 
 


Tom离开房间走下楼的时候,发现Loki仍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沙发上。


他的神色疲倦,像是被那场争吵带走了所有的生气。


Tom忽然有些愧疚和懊悔,明明备受折磨的是Loki,他却将所有的过错推到对方的身上。


“Loki。”Tom唤着对方的名字,后者抬起眸,露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


“我很抱歉,”Tom坐到Loki的身侧,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我真的很抱歉,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


“我曾经嘲笑你总是思考我们之间寿命的差距,”Loki回道,“而我现在却像当初的你一样愚蠢。”


“不,你是对的。”


“Tom,我只是害怕。”


“我知道,”Tom抚摸着Loki的黑发,“你是该害怕,你不能总是像以前那样一无所有所以无所畏惧。”


Tom松开拥抱,望着Loki真诚地说:“Loki你得明白,我对于你们神域人来说的确脆弱得不堪一击,但你永远会是我的壁垒。从前、现在以及未来我都那么坚信着。所以Loki,不要再苦恼了,就像你曾经说得那样,与其苦恼未知的未来,不如好好珍惜当下。”


Loki知道自己内心的恐惧仍在蠢蠢欲动,但他也知道这份恐惧已经安稳了不少。他低下头去吻Tom的额,视线恰巧对上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青灰色眸子,然后不自觉地,他忽然想起了记忆深处那只母亲赠与他的水晶球。


美丽、脆弱但又弥足珍贵。


Loki想他混乱、疯狂的一生,终究是要爱上这样一个人才与自己相衬。


“我爱你,Tom。”


“你知道我也是。”


 
 


Fin


 
 


T^T我也不知道最后我在写啥。。。。


但是噢,我觉得这个结尾其实要看你们自己怎么理解的,到底哪个才是梦境呢?最后那个甜甜的现实到底是不是loki不愿意接受事实幻想的现实呢。。。。你猜啊(不)


 

评论

热度(125)

  1. 斗战神佛孙悟空Cynthia菟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