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大本命鼬佐
最近在欧美圈,锤基盾冬德哈EC√
苍井翔太佐藤流司抖森包子love

【盾冬】我的网恋对象是我的室友13-14(完结)

努力肝番外的咸鱼🌚:

☞01         12


 


晨光透过百叶窗洒落在巴基的脸庞,仿佛是温柔的手指,试图轻轻掰开他沉重的眼皮。史蒂夫一晚上没睡好,正顶着黑眼圈盯着他的爱人,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和愧疚——巴基昨晚晕了过去,都是他的不好。他小心翼翼地整理巴基额前的碎发,当他把手指放到巴基的红唇,怀里的人小声咕哝了一下,似乎在说梦语。


史蒂夫发誓,如果巴基的气息不稳他一定会把巴基送去医院,毕竟昨晚清洗的时候巴基眼皮都没抬过实在有些吓人。史蒂夫花了一些功夫才确认巴基只是睡着了,还是睡得很死的那种。


大概是史蒂夫的怀抱太过炙热,巴基皱了皱眉头,眼珠转动了一下才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你还好吗,巴基?”史蒂夫忧心忡忡地问道。


巴基笑了,噢,他的史蒂夫就是那么贴心,他想换个姿势,可他一动,四肢百骸传来的酸痛提醒他昨夜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不记得后面的事情了——上帝,他居然被史蒂夫操晕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巴基还想再来一次。


“巴基?”


巴基回过神,他捧着史蒂夫的脸,用额头亲昵地蹭了蹭史蒂夫的下巴:“我很好,好得不得了……甚至可以再来一次。”


史蒂夫勃(河蟹)起的速度快得连他都有些措手不及,不过现在确实有点早,或许莎拉还没醒……不行,不能冒这个险。


正当史蒂夫天人交战的时候,巴基将修长的手指缓缓伸进他的内裤——本能的冲动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莎拉活了整整四十二年,从没有看过那么火辣的场景,更不用说那个场景里还有她的儿子史蒂夫了。总之,她推开门的时候,史蒂夫和巴基正面对面跪着给对方穿内裤,史蒂夫的舌尖还来不及从巴基的嘴里抽出来。所幸,他们的内裤已经穿好无误。天知道这花了他们多大的力气。


作为母亲的莎拉此刻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她局促地站在原地,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可她确实看见了地上的玫瑰花瓣,她是否应该停止遐想……


两个大男孩发现莎拉后,触电般分开,面红耳赤地用士兵一般的闪电速度穿起散落在地面的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然而他们似乎忽略了昨晚响起的裂帛声,于是史蒂夫又得裸着上半身去衣柜找衣服。所幸他们最终不负众望,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穿得整整齐齐,模样也收拾得十分乖巧。


总要有人打破沉默,而巴基和史蒂夫的肾上腺素早就超标,一开口还不知道能说出什么。


强烈的荷尔蒙让房间里的气氛显得十分暧昧,莎拉红着脸,声音都变得有些奇怪:“那个,我看到院子里的梯子以为家里遭了贼,一时心急……很抱歉,我应该敲门的……欢迎你,詹姆斯。”


巴基眼看着话茬被丢到他这,在心里叫苦不迭,他甚至不敢看莎拉的眼睛:“应该道歉的是我——”


“应该道歉的是我。”史蒂夫立刻接腔,一本正经地说着,仿佛刚才在自己妈妈面前衣衫不整地热吻男朋友的人不是他一样。


“既然我们都道过歉,家里也没有遭贼,可以吃早餐了。我先下去……”


“我妈妈的气色很久没那么好了。”


“闭嘴,史蒂夫。”


 


巴基眼巴巴地看着莎拉准备了那么丰盛的早餐却不好意思吃太多,毕竟有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经历,巴基觉得他此刻做什么都会带有一定的暗示,足足可以让一个二十岁的大男孩面红耳赤的暗示。他依然庆幸莎拉进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进行到那一步,否则,莎拉会看到他和史蒂夫含着对方的阴(河蟹)茎的画面,巴基不知道莎拉会怎么形容,但他相信莎拉会直接晕过去。


“你吃得太少了,巴克,你需要补充能量。”


“闭嘴,史蒂夫。”巴基压低了声音,甚至在餐桌下踩了史蒂夫一脚,而史蒂夫不为所动,一脸正直地说:“你必须多吃点,多喝果汁,补充水分。”


史蒂夫是为了让莎拉的气色更好才故意这么说的吗?巴基忍不住怀疑。


好不容易吃完了早餐,史蒂夫就照例出门给莎拉拿药了,巴基本来想和他一起去,可史蒂夫却说:“你必须好好休息,我去就好,帮我照顾我妈妈。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上帝,才半个小时的路程,难道走几步他会死吗?嘶——确实还有些酸痛。于是巴基不得不留下。他执意要帮莎拉洗碟子和被子,尽量给自己找事做——他终究还是丧失了和莎拉开玩笑的能力。


“巴基,你不需要这样,”莎拉开了口,“你并不欠我什么……”


“你得理解我,亲爱的莎拉。”


莎拉慈爱地用手帕擦了擦巴基额头的薄汗:“那好吧,你把碟子洗完就好,不需要干别的。”


巴基把最后一个碟子洗好后,他寻思着要不要整理一下史蒂夫的房间,毕竟他们昨晚把那里搞得一团糟。不过还有十几分钟史蒂夫就该回来了,或许看看电视是个不错的决定。


“噢,那是史蒂夫小时候最喜欢的卡通。”


“真没想到……”巴基这么说着,放下了遥控器,看得十分认真。老实说,这部卡通对于一般的孩子来说并不够欢快,里面的人物甚至不会说话,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莎拉也坐到巴基身边,把一杯热可可递到他面前:“以前史蒂夫每天晚上都会看半个小时呢。”


“噢,小史蒂夫看着卡通,多有爱的画面。”


“他首先会把作业写完,再帮我做家务,然后才看电视。他只是喝我做的热可可,不吃别的零食,坐得特别直。”


好吧,这和巴基脑海里浮现的画面相差得有点远。


“直到现在,史蒂夫每次看到电视上播放这部动画都会坐下来认认真真地看完。”


“噢,我的史蒂夫真可爱。”巴基又笑了。


“史蒂夫小的时候并不热衷看卡通,电视上播的很多动画片他都不喜欢,直到他看到这个。我问他为什么喜欢这部片子,你猜他怎么回答。”


“我猜不出。”


“他说,找到一部他喜欢的卡通很难,但是他找到之后,喜欢上这部卡通又是那么容易。”


巴基像是联想到什么,甜蜜地笑了:“那就是我们的史蒂夫。”


莎拉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她抿着唇,像是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开口了:“詹姆斯,既然史蒂夫现在不在,我需要跟你说一些事。”


巴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我的好莎拉,史蒂夫的糗事我都知道,你吓不跑我。”


莎拉笑着捏了捏巴基的鼻尖:“不是为了吓跑你,巴基,我只想告诉你,从小到大,史蒂夫都没跟我说过他想要什么,当然,如果战争爆发了他肯定想要参军,”说到这里巴基和莎拉会心一笑,“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我的意思是,他有你,巴基。或许你们还年轻,不知道生老病死,可我了解史蒂夫,他要是认定了你,肯定不会撒手,这孩子倔得可怕。”


巴基这下才变得认真起来:“你还说不是为了吓跑我。史蒂夫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嘛,一根筋,执拗得让人气恼,可是我就是喜欢他那个样子。亲爱的莎拉,不瞒你说,我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恋人,曾经换了很多女朋友,可是我现在发誓,绝对不会当负心汉,绝对不会欺负史蒂夫,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爱上自己最好的朋友,多么幸运,你要知道,很多恋人做不成朋友。我想说的是,史蒂夫就像他的父亲,倔得不行,所以你要学习我,永不放弃,给他无条件的爱。我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自私?”


“上帝保佑,史蒂夫早就继承了你的优良传统。”


“我看得出来。”


巴基的脸又红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莎拉笑着拍了拍巴基的肩膀,“不得不说你们看上去很般配……”


“真的吗?”


“我想我不得不承认。”


“我恨不得立刻给你一个吻,”巴基笑得灿烂,他又眨了眨眼,“可是我有史蒂夫了。”


“好啦,你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年轻。”


 


和莎拉谈过后巴基的心情十分愉悦,仿佛尴尬和羞耻都已经离他远去,以至于史蒂夫刚进门他就给了他一个火热的吻,史蒂夫一手搂着巴基一手拿着药,生怕怠慢了其中一方。


莎拉见史蒂夫进了门却迟迟不出现在客厅,善解人意地不去打扰他们。她真是做梦也没想过史蒂夫会陷入热恋。两年前史蒂夫认识了巴基,从那之后他就变得有些不一样,莎拉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总之,那是好的变化。


说实话,莎拉并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妇女,她不会在史蒂夫上高中的时候问他是不是有了女朋友,不会禁止史蒂夫半夜出去派对(因为史蒂夫不会那么做),更不会向史蒂夫推荐什么女孩,她昨天问起女朋友的事实在是因为史蒂夫表现得太明显了,莎拉一看就知道史蒂夫坠入了爱河。


或许她早该在史蒂夫不顾外面下着倾盆大雨穿好鞋子拿好雨伞匆匆跑出去“营救巴基”的时候就看出史蒂夫爱着巴基。


“莎拉,今天中午史蒂夫得跟我回家。”巴基笑嘻嘻地拽着史蒂夫,眼睛亮晶晶的,脸颊因为不久前的热吻变得有些红。


史蒂夫看着巴基,眼睛里是藏不住的爱意,他吻了吻巴基的脸,把莎拉的药放在桌子上。


“那你们快去吧。”


史蒂夫看着他的妈妈,忍不住皱眉,他似乎有些犹豫。


“快去吧,我会按时吃药的,”莎拉说,“上帝,史蒂夫,我可不是小孩子。”


“我的史蒂夫觉得谁都是小孩子。”


 


“詹姆斯,你可算回来了,我打了那么多个电话……”巴恩斯夫人的抱怨被巴基的面颊吻打断,她无奈地被巴基吻着,心里知道她的儿子这次又想蒙混过关。


“真不好意思,巴恩斯夫人。”


巴恩斯夫人推开黏在她身上的巴基,实在没办法对着史蒂夫发脾气,她摆摆手:“我相信这不是你的错,史蒂夫,你怎么会犯错呢。詹姆斯,还不快带你的朋友进屋。”


真是的,连自己的妈妈都不愿相信史蒂夫会犯错。巴基撅起嘴,偷偷吻了史蒂夫一口才舒服一些。


“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


“贝琪和爸爸呢?”


“他们去游乐场了,晚上才回来。贝琪一定要去看今天的表演。”


巴基点点头,在史蒂夫帮忙拉开椅子后自然地坐下,然而他屁股还没坐热,他的妈妈又不高兴了。


“詹姆斯,史蒂夫是客人,你怎么能让他帮你拉椅子。”


“史蒂夫是自己人。”巴基理直气壮地说。


“就算他是自己人,你也不能让他在你家里服务你呀。史蒂夫,你别总是让着詹姆斯。”


史蒂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巴基只好转移他妈妈的注意力:“妈妈,你准备我最爱的布丁了吗?”


“当然,我怎么可能忘记,”巴恩斯夫人笑眼盈盈地从冰箱里拿出几份颜色鲜艳的布丁,放到史蒂夫和巴基的面前,“快吃吧,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史蒂夫你多吃点,别让詹姆斯都吃了。”


“好啦,”巴基红了脸,“我不是小孩子,知道好东西要分享。”


被拐弯抹角地夸了一番,巴恩斯夫人的心情大好,她看着巴基和史蒂夫吃布丁,过一会儿就转身进了厨房。史蒂夫刚想要站起来就被巴基制止:“别去,她喜欢自己把食物端上餐桌。”史蒂夫想了想,好像之前每次来的时候桌上都放满了食物,这一次他来得有些早了。


“咖喱牛肉——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妈妈!”


巴恩斯夫人抿着嘴,笑得特别开心。那表情像极了巴基,史蒂夫想,巴基每次希望史蒂夫表扬他的时候都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快吃吧,史蒂夫,詹姆斯带回来的女孩们都很喜欢吃。”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巴基觉得他胃里的布丁正在急切地寻找一个出口,他甚至不敢看身旁的史蒂夫。


“女孩们?”


“噢,詹姆斯特别喜欢带女朋友回家,他总能找到女朋友,我的手艺可帮了不少的忙。当然,他现在有了男朋友,史蒂夫,你不要排斥这个,你看,詹姆斯跟你一个寝室一定会尊重你的,他不会带着他的男朋友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


巴基知道他的妈妈正在为他着想,可是……


“巴基带过多少个女孩儿回家?”


上帝,巴基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三秒钟。


“数不胜数,大概从幼儿园开始吧,他可是最受欢迎的小男孩。”


“她们都是巴基的女朋友吗?”


“妈妈,还有布丁吗?”


史蒂夫耐心地将自己的布丁放到巴基面前,继续问:“圣诞节的时候也会带女孩子回家吗?”


“带过,但是不是很多次,那个女孩是不是叫……”


“妈妈,我想喝汤。”


巴恩斯夫人笑了,用手指蹭了蹭巴基的鼻尖:“我亲爱的詹姆斯,等一等,我这就去拿。”


巴基还来不及喘口气,史蒂夫炙热的气息便喷洒到他的耳际:“昨晚你晕过去了,我来不及问你,谁是妮娜·加尔布雷斯?”


“放过我吧,史蒂夫,我们当年还没满四岁。”


“所以……”


“你们在说什么呢,”巴恩斯夫人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个大男孩,有些不解,随即她注意到了巴基脖子上的淤青,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詹姆斯,你和人打架了?”


巴基看着他那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妈妈,不解地皱起眉头。


“詹姆斯,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跟别人打架了,你脖子上的淤青怎么回事,我的上帝,你昨天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


“妈妈……”巴基大窘,脸一下子就红了。


“是我弄的。”史蒂夫一脸正直地承认道。


巴恩斯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想到她的詹姆斯和那么强壮的史蒂夫打架,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妈妈,我们没打架……我们其实正在热恋。”巴基万万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承认他和史蒂夫的恋情。


“实际上我已经答应了巴基的求婚。”史蒂夫一脸正直地补充道。


巴基握紧了拳头,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这些字眼:“闭嘴,史蒂夫。”


巴恩斯夫人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巴基和史蒂夫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你们在约会?”


“是的。”


“不不不,你昨天还告诉我说你没跟那个队长分手……”


“是的。”


“我的上帝,难道史蒂夫就是……”


“是的。”


“可是你们不是一个寝室的吗?”


“是的……”


巴基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史蒂夫却没有帮忙的意思,仿佛干蠢事的只有他一个人。这明明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故事。


“史蒂夫,说点什么。”


“你不是让我闭嘴吗?”


很好,现在看来,巴基的男朋友和母亲都不站在他这边。巴基看向窗外,天大地大,何处才是他的避风港?正当巴基愁苦不堪的时候史蒂夫含住了他不自觉撅起来的嘴唇,他们吻得很克制,所以当史蒂夫离开巴基的唇的时候,巴基忍不住又啄了一下史蒂夫。巴恩斯夫人目睹了一切,不得不相信他们确实在一起,怪不得史蒂夫看巴基的眼神总是那么深情。她曾经以为史蒂夫看他的哪个朋友都是这眼神,这不能怪她,毕竟没有什么参考对照。


“詹姆斯,过来一下。”


巴基站起来,刚想要跟着他妈妈出去,就被史蒂夫拉住,巴基转头,对上那双深邃的蓝眼睛。巴基噗嗤一声笑出来,抱住史蒂夫的金色脑袋,重重地吻了吻史蒂夫的头顶,他把下巴搁在柔软的金发上:“放心吧,队长,我早就出柜了,我妈妈最多骂我傻瓜。”


史蒂夫似乎被说动了,可他还把手搭在巴基的胳膊上,一副不放心他走的样子。巴基只好坐回去,吻了吻史蒂夫紧皱的眉头,然后是鼻尖,然后是嘴唇……


“詹姆斯——”


巴基匆忙将自己的舌尖从史蒂夫嘴里抽出来:“队长,我就要上战场了,祝我好运吧。”


 


“你们是认真的。”这是巴恩斯太太的第一句话。


巴基点点头,拉住他妈妈的衣角:“可不是——刚才您可害惨我了。”


“真不好意思,詹姆斯。可是如果你早点告诉我真相的话,我肯定不会说那些话的,你要相信我。我想知道……你是在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巴基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妈妈会这么问,他的脸红得不像样子,热度可观。


巴恩斯夫人已经明了,她试图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这是你们的自由,詹姆斯,我只是好奇,并没有别的意思。最重要的问题是,你快乐吗,詹姆斯?”


巴基先是点点头,然后笑得很甜蜜,又重重地点了几次。


作为母亲的巴恩斯夫人还能说什么呢?她根本挑不出史蒂夫的毛病,那孩子认真上进,待人绅士,对詹姆斯又好,长得又很英俊,和詹姆斯很是般配。更别说他看詹姆斯的眼神了,深情得不像话,一副随时可以为詹姆斯挡子弹的样子。


也许今后的圣诞节詹姆斯只会带同一个人回家,这是好事,不是吗?


 


 


到了晚上,巴基和史蒂夫拥抱着躺在床上听着音乐。回到熟悉的寝室,他们终于能够好好地放松放松。


半晌,史蒂夫打破沉默。


“中士,你妈妈说了什么?”


巴基立刻想起他妈妈的第一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史蒂夫,所以他只好说:“闭嘴,史蒂夫。”


 


14


Fin


温馨提示:
室友本里面还有两万左右的未公开番外🌚🌚🌚

评论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