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大本命鼬佐
最近在欧美圈,锤基盾冬德哈EC√
苍井翔太佐藤流司抖森包子love

「伞修/清明脑洞」因为我想你(一发完结)

花楚酒霖:

迟来的清明节脑洞,伞修文,纪念伞哥。  

*国家队背景  

*叶神突然能看见伞哥灵魂,雷者慎入   

*私设伞哥不认识除沐橙叶神以外任何国家队成员;叶神带着散人账号卡。   

*是治愈系      


要是在今天之前,你问叶修信不信鬼神,他可能会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斜你,然后扯开最常见的嘲讽笑容亲切的问你“吃多了?”   

但如果你是今天问他,他可能依旧会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斜你,然后哭嚎着扑过去抱住你,嘤嘤不止。   

喻文州是被叶修的怪叫声惊醒的。   

他睁开眼的同时从床上坐起,刚想扭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叶修整个人被床沿绊倒砸在了自己身上,他赶紧拽住对方的手臂才让对方免于接着往后滚。   

“怎么……”喻文州揉着揉眼睛刚想询问便被叶修抓住了肩膀,然后就是一阵天昏地暗的摇晃。   

“等、等等前辈……头晕……”喻文州刚睡醒就遭到如此折磨,要不是他脾气好真撑不住,他抓住叶修使劲摇晃他肩膀的双手将对方拉近自己,这才发现叶修眼睛瞪的老大,好像见了鬼一样。   

“前辈,到底怎么了?”喻文州奇怪的问道。   

叶修还是那副见了鬼的模样,平时能说会道的嘴此时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言语,最后对反似乎是放弃了解释,捧着他的脸将他脑袋转了个向。   

“看、看见没?”叶修指着自己的床询问。   

“嗯……看见了。”喻文州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叶修的表情一喜,正要再说什么,就感觉喻文州抓着自己双手的力道加大,然后直接对上对方阴森的笑容。   

“前辈,我说过让你禁烟的吧?”喻文州温柔的说道。   叶修一愣,不解的看向自己床铺,下一秒又是见鬼大鬼的表情,抓着喻文州哆哆嗦嗦的说“不是文州!不是我拿出来的!你看、看烟旁边……”   

“怎么,藏了不止一包啊?”喻文州轻笑一声。   

叶修张口结舌的瞪了文州半晌,然后脑袋极其僵硬的一卡一卡的转了过去。   

他看着躺在他床上侧躺着的少年,正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还敲打在刚从自己枕头底下摸出的软中华上。   

叶修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再三确定喻文州看不见对方之后,叶修病恹恹的坐在似乎是在思考人生。喻文州询问了半天对方到底怎么了,可对方只是沉默的摇摇头,摸了摸好像也没发烧,无奈只好把感冒药拿了出来,并叮嘱对方实在不舒服今天就停止训练,这才收拾好出门带队员去了。   

叶修在喻文州走了之后站起身,沉默的走进了浴室,回神刚想关门的时候正好和那半透明的少年撞了个对眼。   

“……”   

“怎么了吗阿修?”少年无辜的歪着头。   

“你是人是鬼。”叶修面无表情的问。   

“当然是鬼了。”对方回答的很干脆。   

“你打哪里来的?”   

“东土大唐。”   

“……苏沐秋。”   

“好啦好啦我也不知道。”眼看好友脸黑了起来,苏沐秋笑着摊了摊手,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脚轻轻一蹬便飘了起来,在浴室的墙壁上如平地般行走。“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很在意,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你就能看见我啦。”   

“什么意思?”从来不信鬼神论的叶修三观都碎裂了“你意思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待着,只是我看不见?”   

“你当我有多无聊,当然是会满世界逛逛了,都不用买机票过安检。”苏沐秋兴致勃勃的说“你知道吗原来咱俩一直觉得意大利全都是黑手党,其实一般都都看不到的失望死了。”   

“哦不过我偶尔还是会在你和沐橙身边待着。”   

“……你这个妹控不会做什么没下限的事情了吧?比如偷看对方洗澡?”   

“怎么会,再说小时候都是我给她洗的,而且我只会看你洗澡。”苏沐秋认真的说道“阿修你发育的不错嘛。”   

“……”叶修看着墙壁,琢磨着一头狠下心能不能撞死在这里。  

“骗你的,我才没那么无聊。”苏沐秋“扑哧”了一声“而且我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在你们身边乱转的。”   

“那你平常在做什么?”叶修问道,问完他有些惊恐的发现,他好像和苏沐秋的鬼魂聊上了。   

“做梦。”苏沐秋回答。   

“什么梦?”   

“……我还活着的梦。”苏沐秋轻声说。   

叶修脸色沉了下去,他过了好久他瞅了一眼对方,问道“为什么……我突然能?”   

“我也不知道。”苏沐秋摇摇头,然后冲对方笑得很开心“可能是因为想你,上天都被我感动了。”   

“……屁。”叶修才不信,有想他的这点功夫,对方说不定早在几年前就能出现在苏沐橙眼前了。   

不过说不定出现过了呢?只是苏沐橙没告诉自己,毕竟自己就没告诉喻文州,当然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先不说自己会不会被扭送到医院,隔天报道“网瘾男子终发疯”,再说他也根本不想说。   

叶修默默站在镜子前拼好了自己的三观,有些憔悴的站起来开始脱衣服,打算洗个澡让脑袋进点水试试。但当睡衣解到一半时他便顿住了,然后扭头看向悬在空中正一眨不眨看盯着自己的少年。   

“……你不觉得你该回避一下吗?”叶修说。   

“为什么?”苏沐秋满脸天真“我们原来一直一起洗,我还帮你搓背呢。”   

“……”   

“我们还比过大小呢,不记得了吗?”   

“……”   

“……你现在怎么这么无趣,其实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不能离开你两米以外。”   

叶修试了试让苏沐秋自己满浴室乱飞,果然发现苏沐秋到了一定距离就像撞墙一样前进不了,自己往后退一步还会把对方往自己这边拉拽。叶修认了,他连对方的存在都能接受,里的近点怕什么?就当游戏里点了个“跟随”。   

“哇,阿修你肚子怎么还是软绵绵的。”   

“我原来就想说你了,那么多胡渣不能刮刮吗?”   

“你身上烟味好像没了诶,是被刚才那小孩管住了吗?”   

一趟澡洗下来,叶修恨不得溺死在浴缸里。   

出去后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叶修发现喻文州似乎回来了一趟,因为枕头底下藏着的烟不见了,一想到那烟是因为被某只鬼故意拿出来才被没收的,他不由得哀怨的看着苏沐秋。   

后者笑得如春风般温暖。

叶修特别想踹对方一脚,可惜他碰不到对方对方也碰不到他,倒是所有物体都拿的起来,也让叶修啧啧称奇。   

“前辈,给你面。”   

“谢谢小周啊。”叶修朝周泽楷感激的笑了笑,接过对方特地帮自己从自助餐厨师那里要的素面,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好吃。”   

周泽楷看着叶修满足的表情,也很满足,羞涩的笑容露出一口白牙。   

“……哇。”苏沐秋在一旁默默捂住眼睛“真不愧是荣耀联盟的脸。”   

叶修淡定的吃面。   

吃完早饭,国家队的队员们便三三两两的往训练室走去,叶修平时向来是最后一个,今天却比往常走的都快,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直接就把账号卡插了进去登陆了荣耀。   

苏沐秋看着操作页面上的君莫笑,叶修将鼠标点在人物的每件装备和技能属性上挨个给他看,然后打开千机伞的配置,当苏沐秋看见那把银白色的伞张开散架,从伞柄到伞翼,每一处配置都昭示着面前这个人的心血,在屏幕上熠熠生辉时,他笑得特别开心。   

“……辛苦了。”苏沐秋贴着叶修的耳朵悄声说道“我很开心。”   

他没有告诉叶修,君莫笑、千机伞的所有配置他都明明白白,因为对方为寻找材料而大费周折时,他一直都在对方身边。   

“孙翔!”叶修突然站起来叫道“跟哥来一把!”   

被点名的孙翔先是吓了一跳,似乎是不太相信叶修叫的是他,等反应过来了后拿着账号卡就冲了过去。   

“咦这么早就PK上了?”黄少天吃完早饭从叶修身后路过,看间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正打的酣畅淋漓,绚烂的特效占满了整个银幕。   

“……这里不能下压,我在千机伞的配置上做了改动,根据却邪的进攻姿态,这里其实后跃……你瞧。”   

黄少天愣了一下“你在跟我说吗?”   

他认为叶修是在和自己说话,因为这一排只有他俩,可他清楚的看见叶修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屏幕,脸却往和自己相反的另一边扭去。黄少天突然想起自家队长和自己说对方早上不太对劲,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老叶我说你没事吧?本剑圣在这边呢你往哪边在看什么啊你不是感冒了吗不好好休息还过来和孙翔PK起来了你怎么不和我PK呢?”黄少天戳了戳叶修的后脖颈。   

“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叶修抽空甩了黄少天一句话,看起来才发现对方的存在。   

“我靠靠靠!本剑圣关心你你居然这态度有种来PKPKPKPKPKPK!”黄少天顿时就炸毛了。   

“去排队去。”   

“我靠老叶你每次都不和我PK其实你直说你是不是怕了……啊?”黄少天露出了和孙翔一样的表情,然后有些呆愣的说“你这次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第三个活人吗?”叶修嘲笑道。   

虽然对于叶修的回答黄少天感觉莫名的吓人,但对方如此利索答应PK的喜悦早已让黄少天高吼着冲回自己座位插账号卡去了。   

黄少天动静不小,加上孙翔不甘心的叫声,众人渐渐都围了上来,笑着表示都想和叶修来一盘,结果让他们惊讶的是叶修格外干脆的建了房间让他们排队挨个来,多少把都陪着打,就能不在现场的韩文清等人都从Q上喊到了游戏里,当然除了张新杰,叶修虽没说“不带奶玩”,却奇怪的点了点头,像是附和什么人似的。   

最后的结果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叶修连挑20多场全胜,这种结果众人虽气恼但还是很服气的,只是一边摇头感慨对方不是人,一边奇怪今天叶修就像嚼了炫迈一样打的根本停不下来,每一场PK都全力像打比赛时一样认真,众人被君莫笑压着打了一路,被伞猛戳最后扑尸PK场。   

“你今天怎么了?”苏沐橙也感觉出了叶修的异常,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了?”叶修问道。   

苏沐橙端详着叶修表情,然后认真的说“你今天很高兴。”   

“是吗?”叶修想了想,然后笑道“可能吧。”   

“你今天在训练时比往常还要认真,而且效果特别好,简直就像不是你一个人在打。”苏沐橙想了想说道“而且你平常和我逛街都像要你命一样,今天乖乖的从头陪到尾,居然还给我推荐款式和颜色。”   

不,那是你老哥推荐的。叶修在心里吐槽道。   

“我平常也是从头陪到尾的。”叶修立马反驳。   

“是是是,我就这么一说。”苏沐橙“噗呲”一笑“你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么认真?做了亏心事了?”   

“我只是怕有人做鬼也不放过我。”   

“瞎说什么。”苏沐橙白了他一眼,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苏沐橙房间门口,叶修看着苏沐橙刷了门卡打开了门,然后笑眯眯的和自己道晚安。   

“沐橙。”他突然唤道。   

“怎么了?”   

“……没事。”叶修顿了顿,朝着苏沐橙微微一笑“就是想和你再说说话。”   

“你这是在撒娇吗?”苏沐橙奇了“和我待了这么久了还舍不得和我分开?”她逗叶修说道。   

“是啊。”叶修定定着看着她,然后轻轻笑了。   

苏沐橙愣了一下,皱了下眉刚想说话,叶修就拍了拍她肩膀。   

“沐橙。”叶修眼睛亮亮的,突然认真的说“我们爱你。”   

这种时候用“我们”特别不正常而且还很诡异,可苏沐橙却好像听得懂一样,歪着头嫣然一笑。   

“我也爱你们。”   

叶修点点头,温柔又疼惜的看着对方,在他的视线里,少女看不到有一双手臂正紧紧环在她的肩膀上,一名少年闭着眼睛从背后拥抱着她,也是满脸温柔。

从苏沐橙那里离开,叶修的笑容就消失了 ,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再香甜的美梦都醒了。他对着跟在他后边的苏沐秋就做了一个动作,就是伸出手去触碰对方。

理所应当的,什么也没有。

一人一鬼一前一后的爬上了顶楼,推开嘎吱作响的铁门,夜晚有些凉的寒风吹上了叶修的脸颊。叶修没说话,只是从兜里掏出包烟,点了一根慢慢抽了起来。他靠在墙边,可以看见遥远的地面,道路上零星的路人,耳边听得见远处喧闹的夜市和车轮滚动的声音。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背影,对方吐出的灰白的烟雾向漆黑的夜空飘散,寒风吹开他的衣襟和额发,让那个男人看起来变得萧索孤单,整个人像是融入了深沉的夜。

苏沐秋看着他,半晌轻声说“抽烟对身体不好。”

“这不是咱俩早知道的事情吗?”叶修眯着眼睛说。

苏沐秋没说话。

“别这样,我就抽一根。”叶修冲苏沐秋比划了个“1”“这样我舒服。”

苏沐秋没问对方想欺骗什么,答案他不想听。他缓缓从空中落到地面上,伸出手像是要拿叶修的烟,可是他的手指却从叶修手上穿过。

看到这一幕,两人均是眼神一暗。

“你在怪我。”苏沐秋突然开口“怪我当时突然离开了你们,又怪我今天又突然出现。”

“我没有。”叶修闷闷的说“我只是在想你还能陪我多久。”

抽着烟,叶修觉得自己冷静下来了,从初见对方的不敢相信,再到接受对方,然后和对方一起讨论着装备,还有并肩作战,包括一起陪着心爱的妹妹,这都让叶修沉溺于一种幻想中,整个人狂喜着,放佛对方一直没走。直到刚才,他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他花了十年也没能忘记那些过往,再接受却只需几分钟。

“估计明天你就看不见我了吧。”苏沐秋轻轻的说。

“你是仙度瑞拉吗?”叶修嗤笑一声。

“才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我只不过是被打回原形而已。”苏沐秋的声音飘散进风中“毕竟我不属于这里。”

“……你不去投胎吗?”叶修迟疑了一下,问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傻的问题。

“我说过了,我总觉得我在这里还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可我忘了。”苏沐秋说“可能这就是我为什么没离开的原因吧。”

“那你?”叶修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曾有人说的,心愿未了的灵魂会在世间徘徊,直到心愿达成。可惜一直没信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刚才我想起来了。”苏沐秋突然说,然后看着叶修笑得很有深意“所以我才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走了。”

“因为想你。”苏沐秋坐在栏杆上,像无数次笑着说的那样“阿修,我想你了。”

“我一直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我走之后你对沐橙的照顾,对我们梦想的坚持,我看见你跌倒了,也看见你努力了,你现在所站的位置,所得的荣耀,都是理所应当的。”苏沐秋虚点了叶修心脏一下“阿修,我为你感到骄傲。”

就这么一句话,叶修的鼻子就酸了。

他不是脆弱的人,也不是爱哭的人,否则他不能带着沐橙过得很好,也不能在摔的满身泥泞后从网吧重来。可是对方的一句话,让他的内心有什么东西破掉了,滚烫的液体溢满心窝,又烫又酸,那种感觉他时常出现,像是他带着君莫笑重回荣耀;成功完善了千机伞;夺回了冠军还有……给那个人留的那一场。

他本是不信鬼神的,就像他经常说的他只信荣耀女神。他认为所有的上坟都是活者思念死者的慰藉,所有对死者的眼泪和话语也只不过是说给自己听的。但他还是默默的做着那一切,当然也是为了自己,可他不得不承认,他也是在欺骗自己,希望对方看见。

然后当他发现对方真的看见时,那种如愿以偿的满足,就像海水一样席卷了他,他甚至像放开嗓子失声痛哭,将这些年的孤独与委屈全部哭出来。

叶修抽抽鼻头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想说什么,肩膀突然被人扯住,整个人猝不及防向后栽去,直接撞上一片温热的胸膛。

“怎么……”叶修吓了一大跳,扭头便看见那双瞪着自己的诡异大小眼,不解的问道“大眼你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他。

叶修扭回头,才发现自己情绪有些激动以至于胳膊都伸出了楼外,前方黑漆漆一片平房住宅,只有零星几户亮灯的人家。

“我只是抽根烟。”叶修顿时明白了,急忙举着烟解释到。

王杰希似乎也觉得叶修那性格是万万不可能做自杀这么颓废的事情,但他还是坚决的把对方拽下楼并扔回了房间里,连模拟演戏都不用他去了。

喻文州在训练室没有回来,房间里一片漆黑,苏沐秋半透明的身体彷佛发着淡淡的光,让叶修一时间晃了神。想起来今早当他睁开眼,看到的这个少年熟悉的精致侧颜,柔软的褐色发丝散在枕头上,睫毛还在微微颤抖。阳光透过没遮严的帘缝洒下,将对方整个人笼罩在一片圣洁的光芒之下。

就好像时间不曾溜走,他也并未老去,他和苏沐秋还是最初的模样,挤在一张床上坚持着他们的梦想,清苦,但也满足。

叶修伸出手探向苏沐秋,对方从空中缓缓下降,将脸凑到他手边。

又是轻轻一划,什么也没有。

叶修笑了,笑得悲伤而绝望,烟卷从对方手中滑落,猩红的光点缓缓坠地。

“我也真是傻了。”叶修慢慢坐到床上,双手捂着脸,闷闷出声“都十年了,还是存在这种幻想。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又挂起了熟悉的笑容。

“沐橙你也看到了,她过得很好。”叶修语气非常认真“喜欢看电视剧,也比原来爱美的多,有朋友和我陪着她,天天都很开心。”

“然后你瞧,我也很好。”叶修眨了眨眼睛,轻轻笑道“所以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虽然不知道你自己明白了什么,但听你的意思,想必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叶修顿了顿,之后伸手大力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虽然这次一开始吓得我够呛,不过你……只要你在,什么时候我都愿意见你。”

苏沐秋没有理叶修说的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对方,后者拍了一会儿觉得很奇怪,目光转向自己拍的地方——那是苏沐秋的肩膀,瘦弱但却结实。

实实在在的,温暖的的肩膀。

“……”叶修张嘴想说话,但他却说不出来,只能瞪着苏沐秋,模样很傻。

苏沐秋伸出一只手移向叶修的脸庞,这中间距离不选,他却用了很久,就好像是跨越十年,才鼓起勇气抚摸了上去。

手中的触感真实温暖,柔软的皮肤还在微微的颤抖,苏沐秋眼睛弯出了好看的弧度,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终于……又能触碰你了。”

叶修这下再也没忍住,落下泪来,看着对方张开双臂,将自己搂入怀中。

就像当年一样。

这些不可思议,以及奇迹,全都只因为我想你,

fin
******************
到这里就结束了,结局是好是坏,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定论。
就是在清明前突然有的脑洞,其实想写的是伞哥回来看叶修过得好不好,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关心叶修,爱叶修,伞哥就很欣慰的走了。
但还是忍不住,私心让他们相见了,所以结局只能卡住了,后面不会写了,好吧其实是技不如人,我会努力练习的。
大家就是看看热闹就好,别认真,真的,写的比较仓促很多感情都不对,但因为写都写了,就想分享一样,大家笑笑就好了过几天我就删了。

所以别找我撕逼,言语有问题的直接拉黑(⃔ *`꒳´ * )⃕↝

  

评论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