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爱叶修修一辈子!
鼬佐/苍井翔太佐藤流司love

【all叶】灵异恐怖三部曲——被世界拒绝的你和我和他

病客:

*有猎奇恐怖向描写


*意识流


*意识流


*意识流


*看不懂千万别纠结直接右上即可


*对以上不适者请自行回避


 


被世界拒绝的你和我和他




黄少天最近收到一封信。


 


信的大致内容是他的老友回国了,问他愿不愿意来看看他,住上个几天在附近玩玩也可以,机票钱他可以包。


 


半张。


 


黄少天看到这里笑了一声。


 


这个语气,虽然有好几年没见过,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的老友叶修,终于回国了。


 


黄少天和叶修,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


 


从初二起,他们就是同学,当时黄少天对这个人还有点不对盘,年轻气盛的年纪,就想着要跟这个人一较高下,偶尔还冒点坏主意想给他下套。


 


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


 


他们一玩就玩到了高中毕业。


 


关系铁得跟什么似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修出了国。


 


什么也没说就跑出了国。


 


知道这件事还是他去问叶修的弟弟问出来。


 


他当时就觉得有点委屈,觉得叶修不拿他当哥们。


 


还暗自下决心以后都不要再理他了。


 


而现在,就这么一封简单的信,第二天下午黄少天就跑到叶修家楼下去了。


 


……


 


黄少天拎着行李箱看着眼前这栋楼。


 


一栋红砖房,黄少天一直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再不济也会去租便宜的经济适用房,好歹外面装修是不错的。


 


红砖房感觉就是给那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住的。


 


他再度确认了一下地址,走进了大门。


 


其实黄少天这次来找叶修还有一个目的。


 


他在等一个迟了多年的告白回复。


 


楼道里的门都关得死死的,黄少天注意到每个门上都安了猫眼,无一例外。


 


圆圆的孔让黄少天有点脊背发凉。


 


叶修的家在七楼。


 


黄少天站在门口,不禁有些紧张,他搓了搓手,犹豫了两三秒,敲了敲门。


 


“谁?”


 


“我,黄少天。”


 


开门的是叶秋。


 


黄少天一眼就认出来了。


 


“进来吧。”叶秋淡淡地说了句。


 


“叶修呢?”


 


“少天来了?”


 


正好叶修叼着烟从厨房走出来,也许是居家的缘故,叶修上身只随意披了件衬衫,下身踩着过长的裤子,黄少天一看心里就有点慌,一时竟不知该说点什么。


 


“叶修你……”


 


“坐吧。”


 


叶秋做了个“请”的手势,黄少天从善如流地坐下了。


 


“怎么?太想我了这会儿说不出话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叶修懒懒散散地开了个头,黄少天立马就打开了话匣子。


 


“你大爷的你这家伙还敢说以前?以前是谁不告而别的?是谁这么多年一个问候都不发过来的?打你电话说是空号,新的电话我又不知道,就连QQ你都换了!我真是……”


 


叶秋安静地喝着茶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


 


目光幽深。


 


……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掐住了脖子。


 


他努力睁开眼,看到的只有一片虚无。


 


他想说点什么,可是那双手执着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黄少天甚至觉得这样下去他的喉咙就要被这样扣穿。


 


最后他满身大汗地醒来。


 


他茫然地看着泛黄的天花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的脖子还完好无损。黄少天心有余悸地走进卫生间,“啪!”的一声打开厕所灯。


 


镜子中的他难得狼狈的姿态,汗水浸透了他的头发和衣服,脖子上既没有掐痕也没有指印。黄少天松了口气。


 


他用双手撑住洗手池,深吸了几口气。


 


随意冲了冲身子后,他换上干爽的衣服走出浴室。


 


叶修的房门紧闭着,黄少天觉得要为这点虚无的事麻烦他就真的显得自己太怂了。


 


躺回床上,他却感受到了窥视感。


 


一种恶心的窥视感。


 


转瞬即逝。


 


……


 


“没睡好?”


 


叶修看着摇摇晃晃走去刷牙的黄少天,黄少天差点撞到门框,被叶修一把抓住,覆在额头上的手让他一下子清醒不少。


 


“没生病吧?”


 


“没!当然不可能,我可是天天坚持锻炼的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生病。”


 


叶修笑了。


 


“也对,都说笨蛋不会感冒。”


 


收到黄少天“靠”字三个。


 


“行了,快洗漱吧,等会儿带你出去玩。”


 


“你请客?”黄少天回头问了句。


 


“我请,快点吧少天大大。”


 


黄少天美滋滋地去拿牙刷去了。


 


……


 


窥视感如影随形。


 


黄少天第五次回头,然而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人们都漠不关心地聚集又离去,他只能看见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怎么了?”


 


叶修扯过挡路了的黄少天。


 


“叶修,你有仇家吗?”


 


“嗯?没有,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


 


黄少天犹豫再三。


 


“你有没有感觉有人跟着咱们?”


 


叶修往周围张望张望:“你的错觉吧。”


 


“也许吧。”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回了句。


 


……


 


不协调感。


 


浓重的不协调感。


 


黄少天第三天走在楼道里的时候他只是更加觉得毛骨悚然。


 


窥视感越来越严重,每一户人家防盗门上的猫眼都让人觉得仿佛这栋楼里有上百只眼睛盯着你。


 


黄少天觉得这不是他的妄想,他是真的有看到似乎眼球一样的东西在里面转动。


 


整栋楼都让他觉得诡异万分。


 


叶修为什么要住这样的地方呢?


 


他不止一次地想到。


 


而且这种不协调感,在叶修家他也有这种感觉。


 


今天给黄少天开门的是叶秋。


 


他不冷不热地问好,黄少天不冷不热地回话。


 


他跟叶秋关系不太好,也许是性格上的差异,又或许是其它。


 


自从叶修离开后,除了有一次找叶秋要号码,他们一次也没有联系过。


 


“哥,过来。”


 


“嗯?”


 


“做眼操。”


 


黄少天看着叶秋给叶修按摩眼部,他趴在沙发上眯着眼想着些漫无边际的东西。


 


叶修跟他弟弟关系是真的挺好。


 


然而这种好,不知为何。


 


充斥着怪异的温馨。


 


在沉思许久后,黄少天终于能给这种温情下个定义。


 


就好像是开始变质腐烂的糖果一样。


 


……


 


叶修知道自己在做梦。


 


因为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身体浮在水中。


 


仿佛他的眼球在水底。


 


而身体却漂浮在上面。


 


他似乎真切地感受到水底的高压,让他喘不过气。


 


然而,鼻子能呼吸的话。


 


眼睛被淹没能淹死吗?


 


……


 


世界不可能每天都是晴天。


 


今天这个城市就飘起了大雾。


 


叶秋独自行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


 


雾气浓厚,就连画面和声音都被一并掩去。


 


人的身形猛然现出又突然离去,在一个个模糊的人影中,只有数不尽的杂音和话语。


 


叶秋莫名觉得惶恐。


 


他有一种自己的身边只有人影的错觉。


 


好像这里根本就没有人。


 


而他独自行走在充斥着鬼魂的街道。


 


天空开始淅沥沥地下雨,身旁匆匆而过的人变多了。


 


人群迅速地散开,最后只剩下那么几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猫在屋檐的一角。


 


叶秋的手突然被人抓住。


 


……


 


黄少天坐在电脑桌边看雨。


 


那种令人作呕的窥视感又来了。


 


叶修难道也是这样生活下去的吗?


 


他这样胡思乱想着,手机却突然传来了短信提示音。


 


是一个空白号。


 


内容很简单。


 


却让他的瞳孔骤然缩小。


 


——电脑桌边的雨好看吗?


 


黄少天立刻起身拉起窗帘,他平复了几下呼吸。


 


看向短信的目光带着刺骨的冷意。


 


而窗帘露出的缝隙里。


 


一只眼球悄悄盯住了他。


 


……


 


“回去吧。”


 


叶修拍了拍抱着自己肩膀的叶秋。


 


特意送来的伞倒在一边默然地盛雨水。


 


在不留情面的雨水中,被自己的兄弟圈住的叶修,竟感到了不亚于水底的高压。


 


我大概要被淹死了吧。


 


他想起还呆在房子里的黄少天。


 


两个跟他表白的男人。


 


我也许真的要被淹死了。


 


……


 


“为什么不搬走?”


 


黄少天第一次如此严肃地问他。


 


“我今天看到躲在衣柜里的眼球了,我没有眼花,人的眼珠子,叶修,你知道的。”


 


叶修咬着过滤嘴眯起眼。


 


“对,我知道。”


 


“这地方太诡异了,走吧,叶修。”


 


“不协调的到底是房子还是我们?”


 


叶修与他额头相抵。


 


黄少天从他眼里看见了身后。


 


明里暗里藏起来的眼球。


 


那一瞬间。


 


他仿佛失了声。


 


END


——————————————————————


一口气三篇,还是没写过的恐怖向,快死了,那什么麻烦捉虫谢谢了,我可能要十个小时后才能起床了……


评论区已附大致解释。

评论

热度(121)

  1. 子禾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