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影

爱叶修修一辈子!
鼬佐/苍井翔太佐藤流司love

[亲子分] 缱与绻

君安泽:


短篇完结。 





〓目录点击此处〓




  天空蓝得干爽,只挂着个大金盘子。罗维诺在树荫下找了块干净的草皮,身子骨一垮就倒了下去,将自己摆成一个大字型,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远处是人工种植的鲜花,五颜六色的盛开着,争妍竞艳。安东尼奥从包里拿出一块薄毯,一抖,在他身旁铺开,于是罗维诺翻身压了上去,继续舒坦的伸展四肢。


  安东尼奥坐在一旁开始写字,他记下他所看到和感受到的,再把它们构建成显示屏里的人物和背景。他以后一定当不了一个好编剧,不仅仅因为他又跟着罗维诺逃课了,还因为他的本子和文件夹里总是充斥着半途而废的字句。珍稀的灵感在他脑里如同流星般一闪而逝,而他懒于记录和捕捉。


  罗维诺沉迷于清凉的草床有一段时间了,直到今天他终于在每日来返的必经之路上感到了腻烦。马德里西面的天空被染成粉橙色时,他被凉风吹得缩了缩肩膀,他抓起毯子的一边,打着滚把自己裹成一个卷。


  “真无聊!”他抱怨道。


  “该回家啦。”


  可是罗维诺懒得挪动,一想要又要从那条漫长枯燥的路上走回去,他就厌烦,他用态度表明自己不肯走。安东尼奥把东西收好,背起包,接着“嘿咻”一声把罗维诺卷扛上肩头。


  “他妈的!你干什么!”


  罗维诺吓得要命,偏偏全身都被毯子卷住了动弹不得,他摆动的躯体就像在岸上挣扎的鱼。无数脏词从他的嘴里蹦出来,可是安东尼奥早就产生了免疫,一路上惹得无数人侧目,安东尼奥在罗维诺的叫骂声中爽朗的哈哈大笑着。


  直到招来警察。


  


  *


  


  宽敞的家需要经常打扫,尤其是还住着一个破坏大王的情况下。罗维诺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并用吉拿果去蘸热巧克力,安东尼奥负责扫地拖地擦桌擦柜倒垃圾……做完这一切之后再把自己的胸膛送过去给罗维诺当枕头。等结束了,又让罗维诺把不小心沾到巧克力的衣服扒下来,他拿去洗。


  罗维诺对安东尼奥嫌弃得要命,说话带乡下口音(他讨厌乡下人),不懂情调,不看气氛,头脑愚钝,选个约会场地都不让人放心。


  昔日罗维诺住在大学宿舍里,暴脾气一下子将舍友得罪了个干净。眼不见心不烦,当他在校外找房子租住的时候,看到了安东尼奥贴出的招租启事。


  安东尼奥的房子是自己的,他创作需要安静的环境,于是家里给他买了套二手房。但偏偏他又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一个人住在这么宽敞的房子里让他很不自在。


  房租合理,并且罗维诺要求再降价的时候安东尼奥也爽快的答应,环境好,包吃。再加上安东尼奥一副很好欺负的模样,合同很快就敲定。


  殊不知罗维诺才是那只送上狼口的羊,当终于被吃干抹尽之后,罗维诺愤恨的用手机把安东尼奥的备注改成了狗杂种,接着把安东尼奥所有的社交账号都拖进单独的分组里。安东尼奥的头像是他的照片,他像太阳,温暖明媚,一张笑脸产生的光辉无论丢到哪儿都夺目万分,罗维诺不知不觉盯着他看了好一阵。狗杂种在一旁闪闪发光,就像一摊糊在白衬衫上的泥,罗维诺咂咂嘴,不情愿地把这三个字删除,改成大混蛋。


 


  *


  


  原来罗维诺的生活费除掉房租以外再也剩不了多少,当安东尼奥不收他的房租以后,他像是一下子收获了一大笔钱,一时之间兴奋无比。学校旁新开了一个设计班,正巧一部设计师的自传让他对设计产生了浓厚无比的兴趣,他犹豫着要不要去报名。


  “去呗,有我养着你,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罗维诺就把自己的钱都交了出去,但兴致盎然的上了两天课之后,他觉得上课又无聊又没劲,很快便腻烦了,又跑了回来,那么多钱白打水漂。


  两人为此吵过架,不过等罗维诺气呼呼的趴在桌上不说话后,安东尼奥又开始心软下来去哄他,向他道歉,让他消气。他看不得他受到一点委屈,更别提让他受委屈了。


  安东尼奥开始接兼职,写写文案或者微型剧本,补贴两人的家用,攒够了钱就带罗维诺去除了免费公共设施之外的地方去约会,或者送礼。


  专业需要使得安东尼奥每天都要用电脑看一部电影,罗维诺跟着他看,省去了去电影院的时间。几乎不去外面的餐馆,每天安东尼奥买菜回来煮饭把罗维诺喂饱。穷人有穷人的过法,他们在铺满栗子树荫的石道上牵手,在熊与树莓的雕像旁听墨西哥乐队的演奏,对着格兰大道炫目的橱窗摆搞怪造型然后哈哈大笑,与丽池公园湖塘边的鸳鸯与鹅合过影。天蓝水绿,阳光灿烂,草木葱茏,摄影师比划着要按下快门的时候,安东尼奥把唇贴到罗维诺的脸颊上。


  现在这张照片被夹在用铁丝弯成爱心样式和缀着银叶的相框里,上面烂俗的刻着I love you。他们把它放在床头柜上。


  


  *


  


  安东尼奥毕业后开始工作,赚着一点小钱,他们的条件逐渐改善。


  有一天罗维诺心血来潮买了一盒一种广告上经常看见的的饼干,之前因为它比普通饼干高两倍的价格所以它从来不在他的购物车里。吃完之后他迷上了它,三天之内他把货架上这种饼干的所有口味都买了个遍,除了黑巧克力味,它太苦。牛奶、咖啡、樱桃、草莓、榛果巧克力……


  三天之后,他便吃腻了,剩下的盒子他全都扔给了安东尼奥。


  “你啊……”


  安东尼奥摇摇头。


  后来安东尼奥的友人寄给他几袋比利时的正品巧克力,一颗有半个鸡蛋大,香醇甜蜜,可把罗维诺馋住了。安东尼奥却把巧克力锁进抽屉里。


  “以后每天只能吃两颗。”


  罗维诺必然黑着脸大吵大闹的和他嚷了一架,安东尼奥不肯妥协,于是罗维诺就向他发动冷战。罗维诺有时很幼稚,任性起来净钻牛角尖。


  每天早晨安东尼奥去上班前,都会把两颗包着金箔的巧克力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前,底下再压上一张便签,写着例如“早餐做好了,在餐桌上,别忘了热一下咖啡。”“我不在的时候要开心喔!”“今天发工资,晚上给你带礼物和火腿回来,好吗?”之类的话。当他在熟睡的罗维诺额上轻吻一下之后,他才出发。


  罗维诺依旧持续不肯原谅安东尼奥,每天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一天清晨,罗维诺醒来发现柜子上放着的不是巧克力,而是钥匙。下面的蓝色便签条写着:“少吃点,当心上火!万一又流鼻血或者喉痛发烧的话,你会很难受的。”


  生病的切身感受罗维诺早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但他记得安东尼奥围在他床边端茶送水的照顾他,舒坦得很。他一直陪伴着他,抚慰他,用宽大的手掌包裹住他的手心,那种暖心和安全感清晰镌刻在他的大脑皮层里,如今历历可数。


  罗维诺的生气不关巧克力什么事,只因安东尼奥这次没有顺着他,所以这个被宠坏的小孩儿才那么气急败坏。


  晚上安东尼奥下班回家,拖着疲乏的身躯照旧先去厨房里开始准备晚餐,他把两盒新买的通心粉随手放到橱柜上。


  罗维诺走出房间,轻轻地走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了他。


  安东尼奥一怔,手中的搅蛋器停了下来。半晌,他才微笑道:


  “我回来了。”


  罗维诺收紧了手臂,脸颊贴着他温暖的后背。


  “你总算回来了,混蛋。”


  


  *


  


  当假期的时候罗维诺回到了意大利。分隔两地之后,他与安东尼奥每天都要通网络电话,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就算没什么话讲,也要把网络电话开着,当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时,听到对方那边时不时传来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咳嗽的声音,拖动椅子的声音,翻找东西的声音,音乐声,和家人讲话的声音……即便对方不在身边,也能清楚明了的感受到他正在做什么,这种幸福很简单,却比冬日里坐在香气四溢的咖啡屋里喝上一杯热饮还要温暖和温馨。


  也试过phone sex,仅一次后罗维诺就拒绝了。因为他在射的时候没法抱住他。


  罗维诺返回马德里,走出机场时安东尼奥早早就在那儿等候,见到了罗维诺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就要兴奋的扑过去给他一个热烈的熊抱。罗维诺早有防备,沉着冷静的迎上去抡起拳头就给他一拳。


  车上安东尼奥絮絮叨叨的,他兴奋起来有无数讲不完的话。唯有帮罗维诺搬运行李上楼梯喘气时消停了一会儿,有一箱是罗维诺带来给他的特产和礼物。接着一起做饭时,吃晚餐时,喝酒时,他的嘴巴就合不上来。罗维诺你的刘海变长啦!罗维诺你上次跟我说你和家人去吃的烤大虾味道不错,我就去查了菜谱,你尝尝!罗维诺我把床垫换成新的了,可舒服啦!待会儿你去试试!


  知道了知道了,吃菜吃菜,喝酒喝酒!罗维诺大快朵颐着,腮帮子鼓得老高,他用叉子敲了敲安东尼奥面前的菜盘子,安东尼奥就连忙把盘子端起递到他面前。


  深夜他们相拥,安东尼奥不太会说什么甜言蜜语,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我想你,我爱你。即便有新的,也只会在这些基础上增添几个新词。


  我每天都好想你,我每天都梦到你。我会一直爱你。


  


  *


  


  临近毕业的时候罗维诺开始应聘工作,毕业之后如果他想留在西班牙,他理所当然地就会失去家里的金钱支持。找到了一份手机店销售的工作,跟班出了两天外场他就跑掉了,天气又热工作又累。后来又找到一份办公室里的实习工作,比较清闲,但是无聊。他做了三个礼拜,得罪了老板,他辞了职。


  但是拿到了一部分工资,这是罗维诺第一次拿到工资,无疑是新奇的。他骄傲的想为安东尼奥花点钱,安东尼奥接受了他的好意,但是让他把钱存起来,为以后做打算。


  罗维诺有些失望,但照办了。


  连续经历的两次失败磨平了罗维诺初踏入社会的好奇与热血,他开始整日赖在家里,不想再寻找工作。安东尼奥问了他两次,他都含糊过去了。久了,安东尼奥也看出他的打算,他对罗维诺说你想休息就休息吧,什么时候想出去了再出去。


  安东尼奥写了三部并没有被拍出来的剧本,现在开始写第四部,他戴上眼镜,每天工作到很晚。


  “你在写什么?”罗维诺凑过去看安东尼奥的电脑屏幕。


  “我想把我们的事写成剧本。”


  罗维诺兴奋起来,“什么时候写好?”


  “还早得很。”


  一天夜里,罗维诺醒来的时候发现安东尼奥既不在身边也不在电脑前,时间显示现在将近凌晨三点。阳台上的灯亮着,萧瑟的秋夜里,黯淡的橘色灯光将安东尼奥趴在栏杆上的轮廓模糊了一圈。罗维诺推开阳台门,发现他在抽烟。


  安东尼奥以前从不抽烟,罗维诺有些惊讶。安东尼奥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在见到罗维诺只着睡衣之后皱了皱眉。


  “这么冷,你怎么跑出来了?”


  “这句话我问你才对,混蛋!”


  “我怕你不喜欢这个味道。”安东尼奥推着罗维诺走进房内,将烟掐灭,放在窗台上。他的手掌贴在罗维诺的脊背上,冰冰凉凉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不常抽,太困的时候提提神。”


  第二天早晨唤醒安东尼奥的不是闹钟,而是罗维诺。安东尼奥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吓了一跳,慌乱起床穿衣。


  “早餐我做好了,快点来吃。”罗维诺说道,然后离开了房间。安东尼奥一怔,才注意到他系着围裙。


  安东尼奥在餐桌上乐呵呵的把罗维诺的手艺夸上了天,罗维诺得意得理所当然。临出门前安东尼奥轻扣住罗维诺的后脑勺给了他个吻。安东尼奥走后,罗维诺回到房间,将安东尼奥掉落在枕头上和洗手间里的头发拾理干净。


  


  *


  


  罗维诺的第六份工作总算有了眉目,第三、四、五份皆在投递简历或者笔试阶段就出师未捷了。这次罗维诺的笔试通过,公司打电话说服他参加面试培训,笔试成绩和面试成绩各占一半。


  圈钱的,挂掉电话罗维诺就嘀咕道。下午安东尼奥回家他跟他提了一下这事,安东尼奥鼓励他说道:“去吧,一定没问题的!不过不要去两天又跑回来哦!”


  培训从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半,罗维诺逼迫自己老老实实的坐在教室里,哪怕一整节课都在玩手机。他发信息给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愿意陪他聊,他就和他一起消磨时间。安东尼奥不愿意,他就自个儿玩。后来他把偷拍到的安东尼奥抽烟的照片设成手机桌面。


  他喜欢他抽烟的模样,成熟,慵懒,迷人。


  他不喜欢他抽烟的模样,低垂的眉眼间满是疲倦。


  他把手机背光灯时间调到最大,把手机放在桌上,就像他陪着他。


  面试那天罗维诺的轻松得要命,中途马德里突然开始下雪,寒冷分走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有人推开了一扇走廊的窗户,一阵雪花如同狂欢节的褪色喷花打着卷儿的被风推了进来,不多一会儿,地上就湿了一片。罗维诺缩起肩膀,狂打寒颤。


  终于轮到了他,他满腹牢骚的进去坐好,白发苍苍板着脸的主考官问了他“你对公司的了解有多深”“你怎样选择这份职业的”“你对你的职业有什么独到的见解”这样的问题,而罗维诺的内心则滚动播放着“鬼知道!从没听说过你们公司!”“报纸上看到的!”“该死!我他妈到现在都不清楚这职位具体是干什么的!”之类的答案,心里烦躁得要命。


  主考官翻动着他的资料。“您之前两次辞职都是什么原因?”


  “厌倦了。”


  “那就算您面试成功了,等厌倦后说不干就不干的几率还是很大?”


  “谁晓得!大概。”


  “您比较喜欢哪方面的工作呢?”


  “没有。工作这种东西真是活见鬼!”


  罗维诺离开带有空调的面试办公室,一股冷风迎面喷来,他把简历扔进垃圾桶,竖起衣领,双手插进裤兜。


  他下楼,却意外看到安东尼奥一个人坐在一楼大厅的长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出口。见到罗维诺,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忙起身。


  不知他等了他多久!罗维诺向他跑过去。安东尼奥从手提袋里拿出厚外套,又亲自给他戴上围巾,最后拿出帽子和手套给他戴上。


  他们走在雪里,罗维诺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笨重的企鹅。


  “诶,打在我睫毛上了!”没走几步,罗维诺就抱怨道。


  “你的睫毛太长啦。又长又漂亮——”


  “唔,又跑到我嘴里了……”


  安东尼奥把他的围巾拉起来,遮住脸,只剩下一双大眼睛露在外面扑闪扑闪。雪越下越大,安东尼奥轻轻揽住罗维诺的腰,让他往自己身边靠。


  “失败了。”罗维诺说道。


  “我们回家炖鱼汤喝,你吃鱼头,补补脑。”


  “混蛋!”罗维诺隔靴搔痒般的打了他一下,“真他妈该死!净问些我答不上来的问题!”


  “一个也答不上?”


  “你他妈在小看我吗!”罗维诺愤怒道,“有一个!”


  “什么?”


  “他问我,我不讨厌什么?”


  “是什么?”


  罗维诺不屑的哼了一声,“多了去了。”


  “Pasta、披萨、还有冰淇淋,无论多少你总爱吃,直到吃得肚子坏掉,疼得下不了床——”安东尼奥咯咯笑了起来。


  “你再提!”罗维诺瞪他。


  “你现在像个包子。”他抬起手夹住罗维诺被围巾包裹的脸颊,“真可爱——”


  “放开我,混蛋!”罗维诺扒不开他的手,就握起拳头捶打他。安东尼奥倒着走,罗维诺在围巾下露出狡猾的神色,几步过后他推了安东尼奥一把,安东尼奥就撞在灯柱上,罗维诺哈哈大笑起来。


  “嘿!你这见鬼的小淘气。”


  安东尼奥去掐他的腰,罗维诺仗着衣服厚实,张开手臂摆出一副你掐呀!我不怕你的姿态,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进攻噗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弯了腰,他想把这只让他痒痒的手拿开,可是有气无力。


  “雪大了,我们快回家,混蛋。”他只能这样对安东尼奥说道。


  “走吧。”


  他们上了巴士,罗维诺跑到倒数第二排,安东尼奥跟着坐在他身边。


  “你上次写的剧本怎样了?”


  “还早得很。”


  “那么慢!”


  “没到结局那一天,我怎么敢随便写。”


  “结局是什么?”


  “你满脸皱纹,掉光了牙,走不动路,无儿无女,躺在医院空荡荡的病床上,戴着呼吸机,浑浊的眼半睁着,看不清世界,也听不清声音……”


  “靠!”罗维诺叫了起来。


  “我依偎在你身边,我们扣着手。”


  “你写剧本还是日记呢!”


  安东尼奥呵呵呵的傻笑起来。罗维诺对着围巾哈出一口气,围巾变得烫烫的,他的嘴变得烫烫的,脸颊也烫烫的。


  罗维诺扯掉了安东尼奥挨着他的手上的那只手套,又扯掉了自己的,他两眼目视前方,把自己的手递到安东尼奥的手心里。


  他的手立刻被安东尼奥握住了,紧实,宽厚,温暖。


  从寒来暑往至秋去春来,哪怕仅仅是一人的衣服褶皱无意中碰到另一人的目光上,温柔的深情便在他们之间化为真挚缱绻的歌,或潺潺流淌,或洋洋盈耳,但永不停息。


  ——瓦尔加斯先生,我们恐怕不能录用你。没有什么是您不会厌倦的吗?


  ——安东尼奥。


  ——什么?


  ——安东尼奥!


  


  


  -End-


  



评论

热度(236)

  1. 清影君安泽 转载了此文字